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七章 解 惑(1 / 1)

第七章解惑

磅礴巍峨的大山,千仞绝壁的山脚下,南来北往的商贾如果要想寄宿,必须要到山脚下的‘悦来客栈’,因为在此方圆上百里的地方只有‘悦来客栈’一家客栈,而且是独此一家。

在昏暗的油灯下,在二楼的天字一号房的房间里坐满了人。

刘震天和维信镖局的众人都围坐在房间的桌子旁,昏暗的油灯把他们的身影拉得老老长,随着油灯被风吹动,摇曳的身影不时的折射在白白的窗纸上,显得有点诡异,阿三就坐在刘震天的对面,刘蓉蓉就坐在阿三的旁边,只听蓉蓉道:“三哥,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阿三看了对面的刘震天一眼轻轻的说道:“十几年前伏牛山山脚下有一个叫‘田园村’的村落,不知道刘总镖头是否还记得?”

“你,你是......?”刘震天惊讶万分、思绪万千、浑身颤抖的问道:“难道你就是吴婶的儿子?”

“不错,我就是吴婶家的阿三”阿三说完之后站起来对刘震天拜了下去,大声说道:“刘伯伯,阿三仅代表全家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说完走到刘震天面前单腿落地跪了下来双手抱拳,对着刘震天深深的一拜。

刘震天慌忙站起来扶着阿三的双臂将阿三扶了起来,乐呵呵的笑道:“使不得,使不得,你母亲吴婶也是我的恩人!”

刘蓉蓉一下子被刘震天的话说的云里雾里,惊诧不已的拉住刘震天的胳膊柔声说道:“爹爹,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刘震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还要从十几年前说起!”刘震天接着说:“蓉蓉,维信镖局是我们家祖传的行业,你爷爷的爷爷刘茂盛创办了维信镖局,到了你爷爷这一代已经日渐打尽,我们师兄弟五人知道中了阎霸天的诡计,拼命想杀出重围,当时阎霸天的手下人太多,师兄弟几人想掩护我先逃出去,大师兄王文远力竭而死、二师兄张传海被阎霸天斩断了一条胳膊,三师兄余剑被阎霸天手下乱箭射死!我和小师弟李从容趁乱逃了出去。”

刘震天扭过头来看着刘蓉蓉道:“当时我和李从容都身负重伤,顺着路逃到了伏牛山脚下的田园村,当时由于失血过多,晕倒在田园村村口的大河边的芦苇荡里。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吴婶,小师弟李从容伤的比我轻,醒的比我早,李从容让吴婶去药店里帮我抓了药,就这样过了七八天我的伤好了很多!”

这时阿三插嘴道:“我好像记得七八天之后您还有伤在身,不能走路,连吃饭都是我二姐端到床上给您吃的。”

刘震天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不错,我当时是伤的很重,一直在吴婶家疗伤二十多天才能下床走动,我和小师弟李从容觉得在吴婶家呆的时间太长了,准备等伤好了就去找阎霸天报仇,当天中午吃过饭后,我就让小师弟李从容去伏牛山青龙寨附近打探消息,未曾想阎霸天也在到处找我们,并且许下重赏,谁能找到我和李从容的下落,就奖励谁五百两纹银;后来田园村有一个叫二狗子的光棍,把我们在田园村疗伤的消息告诉了伏牛山青龙寨的三当家的季浩天,哪知道五百两纹银没有拿到,反而被伏牛山青龙寨的三当家季浩天给杀了。”

刘震天神情激动的接着说道:“晚上阎霸天就率领伏牛山青龙寨的众人来捉拿我们,幸好小师弟李从容出去打探消息不在村子里,我一个人躲在吴婶家的地窖里,阎霸天吩咐众人挨家挨户的搜查我们,伏牛山青龙寨的三当家季浩天带领手下四五个人来到吴婶家用刀架在吴婶的脖子上,让她说出我们的下落,吴婶假装害怕说没有见过我们,青龙寨的三当家季浩天,让手下里里外外搜里几遍,还是没有找到我,后来他看到吴婶的二女儿芳芳长的漂亮动了邪念,一拳打昏了吴婶,把芳芳拉到房间里准备侮辱她,我在地窖里听到芳芳声嘶力竭的大叫声和季浩天打骂吴婶的声音,我当时真恨自己窝囊,堂堂一个大男人要靠两个妇孺来保护自己。后来我听到芳芳喊救命,我在地窖里再也躲不下去了,就从地窖里出来,把季浩天的几个手下悄悄的杀死,然后冲进房间和季浩天打斗了起来,当时我和季浩天的功夫差不了多少,他砍了我一刀,我砸了他一棍,季浩天的刀脱手飞了出去被芳芳捡到,芳芳一刀狠狠的劈在季浩天的脖子下面,季浩天当场就一命呜呼。”

刘震天看着阿三问道:“我当时很奇怪,我和芳芳都在想阿三你去哪了?你说你去哪里了?”

阿三缓缓的道:“我当时年纪小,看到有人这样子就害怕,偷偷的躲在大树的树杈上面,未曾想躲过了一劫!”

刘震天豁然开朗,笑了笑道:“原来如此,我背着吴婶和芳芳趁着夜色逃出了田园村,去了另外一个在伏牛山半山坳叫刘家坳的村落,在那里躲了几天,觉得一直躲下去也不是办法,后来就告别的吴婶、芳芳。到伏牛山青龙寨附近去寻找我的小师弟李从容,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我就自己回到了维信镖局。回家后我苦练武功,在几年前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一个人潜伏到伏牛山青龙寨把阎霸天这个仇人给杀了,然后割下他的首级带到你爷爷和众位师兄的坟前,我总算为他们报仇血恨了。”

刘蓉蓉听到这里,心潮起伏,感慨万千,未曾想她的爹爹竟然有这么一段经历,蓉蓉看了一眼阿三说道:“苦命的孩子!”

刘震天有点不解的问道:“我后来也去找过你们,可惜田园村包括你们的家已经被人烧了个精光,后来听说是阎霸天在吴婶家找到季浩天的尸体,一怒之下,烧了整个村落;找了你们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找到你们,你们都去那里了?”

阿三叹了一口气道:“此事说来话长,我们肚子都饿了,吃的东西再慢慢道来!”

众人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的肚子真的是饿了,纷纷去找东西吃。

然后大家又坐过来他维信总镖局总镖头刘震天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