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六百一十九章 变脸还是变卦(1 / 1)

第六百一十九章变脸还是变卦

哪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东郭紫烟,一个人在“晓月堂”总堂的地界上饱览奇景、东游西逛,她忽然觉得“晓月堂”总堂这个地方,确实是一处值得人流连忘返、乐不思蜀的地方。

因为这里有山有水,有湖有景,山峦起伏、千仞绝壁,而且想要进入这座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总堂来,也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地方。

这座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总堂就设在一座四面是湖泊的岛屿上,你想要进入这座四面环水的岛屿上,恐怕你得大费周章、费劲脑汁;因为这里的渔船和当地的渔民没有人会愿意乘船带你过来这座四面环水的岛屿上,哪怕你给他们再多的银子,他们也未必肯这么干!

原因其实很简单,他们不想赚了银子没命花!

方圆百里的渔民都知道,在这座四面环水的岛屿上,就是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总堂的所在地,试问,在整个武林中、江湖上,还有什么门派和帮会的堂口,敢明目张胆、大张旗鼓地来进犯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总堂呢?

哪怕就是有哪些不怕死的人,他们都是有来无回,无一善终。

反正活着的人,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他们都会选择对这座四面环水的岛屿,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总堂的所在地敬而远之、讳莫如深,他们只要活着,就不想去招惹一个能让你茶饭不香、寝食难安、噩梦连连的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

这位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的恩师东郭紫烟,在武林中、江湖上游历之时,闻听江湖上人言,说是有人要对自己的弟子,这位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伺机报复,所以,虽说年岁已有八十有九的这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东郭紫烟,她爱徒心切,着急慌忙、披星戴月地赶往这座四面环水的岛屿,“晓月堂”总堂的所在地。

“飞凤,你的这座四面环水的‘晓月堂’总堂的路不好走啊?好像比登天还难啊!”这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东郭紫烟感叹一声说道:“当初为师想找一艘船,进入这座四面环水的岛屿上,可是没有哪家渔船肯载老道来这座四面环水的岛屿啊!”这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东郭紫烟双眼望着她的徒儿,这位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说道:“为师找了好几家的渔民,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说:他们的渔船是留着打鱼用的,从不载客去这座四面环水的岛屿上的,他们还告诫老道说,这方圆数百里,恐怕你都找不到一艘船肯去这座四面环水的岛屿上的!后来,老道夜晚用一截木头,站在这截木头上,飘在湖水上,乘着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的进来的哟!”

“师父,您的年纪也已经八十有九啦?也要静下心来在这里养养老啦,飞凤在空闲之余,陪着您散散步,练练剑,谈谈人生,那该是多好的一种享受啊!”这位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眼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坐在她旁边的那位九五至尊、天之骄子的当今皇上,只听见这位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接着对她的恩师东郭紫烟说道:“师父,自从徒儿在华山和您一别,已经有二十年光景啦,徒儿也做了人母,有了自己的孩子,徒儿现在才明白,什么叫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的含义,所以,徒儿真心诚意的邀请您留在‘晓月堂’,徒儿陪着您。”

“有些人你想留她,她却未必就留在这里!”那个“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忽然说道:“有些人不想留在这里,但是他却非要留在这里不可!”

“司徒堂主,你说这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本堂主一时未能明白你的话意?”这位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在听完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的话语之后,诧异的望着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不解的问道:“司徒堂主,你说这话你有什么用意吗?”

“南宫堂主,司徒全知说这话当然是有用意的!”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一扬手里的那柄“鎏金金龙九环刀”,然后指着坐在这位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身边的那位九五至尊、天之骄子的当今皇上说道:“想那南宫堂主的恩师东郭紫烟前辈,她闲云野鹤、云游江湖惯了,南宫堂主您就是留她,东郭紫烟前辈她也不一定肯留下来,他倒是一定要留下来的!”

“大胆,司徒全知,你知道你现在用刀指着的人是谁吗?”这位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望着那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手里的那柄“鎏金金龙九环刀”怒喝一声说道:“你若是知道他是什么人你还敢如此无理的用刀指着他吗?你知道他又是本堂主的什么人吗?你竟然敢以下犯上不成?你想领教一下‘晓月堂’的堂规吗?”

“南宫堂主,别的人司徒全知或许不认识,但是他,司徒全知却是肯定认识。”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依然用他的那柄“鎏金金龙九环刀”指着坐在这位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身边的那位九五至尊、天之骄子的当今皇上,只听见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非常冷静且平和的声音对着这位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说道:“他不就是那位九五至尊、天之骄子的当今皇上吗?”

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忽然飞身纵起,右手握住他的那柄“鎏金金龙九环刀”的刀柄,左手捏住这柄“鎏金金龙九环刀”的刀背处,捏了几下,他的身法还算敏捷,一、二个起跳,他的人就离这这位九五至尊、天之骄子的当今皇上只有不到一丈的距离了,在场的众人就看见他再一次右手握住自己的那柄“鎏金金龙九环刀”的刀柄,左手捏着那柄“鎏金金龙九环刀”的刀背,使劲的在这柄“鎏金金龙九环刀”的刀背处狠狠的捏了几下,然后带着满脸诧异的落寞神情,他的身体落在地上,他将自己手里的那柄“鎏金金龙九环刀”,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看了几遍,脸颊上的神情甚是惊愕和不解,然后愣在当场。

“司徒全知,你是不是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你的这柄‘鎏金金龙九环刀’里面的机关怎么会突然失灵啦?是也不是?”就在在场的众人都觉得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的这些动作十分诡异,不知道他这么做到底是什么目的的时候,那位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忽然就像一片树叶,像是被一阵风吹到了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身边一样,双手背在自己的身后,脸上流露出那种似笑非笑、高深莫测的神情,对着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说道:“司徒全知,本侯爷刚刚听到‘晓月堂’南宫堂主提及说你的名字不错,可是你的人却不是和你的名字一样,那么的聪明和无事不知,你知道,你今天选错时间、选错地方,选错了人,天时、地利、人和,你一样也没有占到,你说你的阴谋诡计、险恶用心怎么可能会实现呢?”

“三哥,你在说什么?曼曼怎么听不懂啊?你说他难道是想刺杀父皇不成?”那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此时此刻,她就站在她的父皇,这位九五至尊、天之骄子的当今皇上的身边,只听见这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对着她的情郎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问道:“三哥,‘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他可是娘亲最得力的帮手,‘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啊,他怎么可能背叛娘亲,而且他就是再笨,笨得比一头猪还笨,他也不会选择在‘晓月堂’堂主,曼曼的娘亲南宫飞凤的面前刺杀父皇啊?”

“三哥看他虽说叫什么司徒全知,但是,他却是一个最最笨的、最最无知的刺客,如果他是一头猪,他就是那头猪里面最最笨的猪!要不然他怎么会选择在这种场合进行刺杀当今皇上呢?”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双眼此刻紧紧的盯着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的双眼,依旧双手背在自己的身后,漫不经心、神情笃定的对着愣在当场的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说道:“本侯爷不敢说天下无敌,但至少在这里的‘相思亭’里肯定有一位,或者说是两位武林中、江湖上的最最顶尖高手,哪怕你就是有那个机会出手,用上了你的这柄‘鎏金金龙九环刀’里面的机关,你想想,你的阴谋诡计,你的险恶用心,你能得逞吗?”

“侯爷,你说的一点没错,司徒全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笨的,也是最最无知的人,司徒全知不但笨,而且还比天底下最最笨的猪还要笨!因为司徒全知没有选对了刺杀的地方,也没有占尽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和机遇!”那个一直愣在当场的“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但是,若是司徒全知今时今日不在这座‘相思亭’当场动手刺杀这位九五至尊、天之骄子的当今皇上,也许从今往后,江西晋城的司徒家族,从此就永远就消失在武林中、江湖上!司徒全知的爹爹、娘亲、哥哥、妹妹,妻儿老小,全部都要死在歹人之手了!”

“司徒全知,你在说些什么?你刚刚说的话是真的吗?”这位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双手在面前的桌子上一拍,她的人就像一支离弦的利箭一样,射向了那个愣在当场的“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人在空中,双脚连环踢出数脚,每一脚都踢在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的胸膛上,只听见这位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厉声喝道:“本堂主真是瞎了眼睛,怎么会把你这种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东西留在身边呢?”

“侯爷,司徒……司徒全知不知,在……在毫无征兆的……的情况下,你是如何……如何发现司徒全知要……要刺杀……刺杀当今皇上的端倪的?”那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在身上中了这位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凌空数脚之后,身子摔倒砸向“相思亭”的柱子上,然后口吐鲜血,身子弹起摔落在“相思亭”的地上,在场的众人就看见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身来,嘴里一边往外冒着鲜血,一边结结巴巴地对着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问道:“司徒……司徒全知也是……也是无奈之举,如不为之,定当……定当害死司徒……司徒家族二百……二百一十三口人的性命!所以……所以,司徒全知明知道……明知道不可为,却也要不得不为之,不过……不过,司徒全知自知此次刺杀……刺杀,必须一击必杀,再无第二次……第二次机会,司徒全知自认为……自认为步骤……步骤和行为举止并没有过多……过多的流露出让人值得怀疑……怀疑的地方,不知道侯爷您……您是如何识破司徒……司徒全知的一切动机呢?”

“司徒全知,有些事情你就是做的再好,也有蛛丝马迹的迹象让人察觉,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还有古人曾云:邪不胜正!”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冷冷的对着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说道:“有时候成就大事,往往一个细小甚微的细节,就能让你功亏一篑、功败垂成,不知道这个道理你可明了?”

那么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预谋刺杀这位九五至尊、天之骄子的当今皇上,这位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是如何识破这位“晓月堂”分堂“谍报堂”堂主司徒全知的阴谋诡计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