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五百五十二章 心地慈善之人(1 / 2)

第五百五十二章心地慈善之人

“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马老爷子,坐在自己的书房里面,就听见自己的书房外面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生性仁慈、博爱的“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他一生中在生意场上呼风使雨、游刃有余,那都是大家在做生意的时候,嘴里讨价还价、低买高卖、囤积居奇、广买私田,但是,他从没有和任何人有身体上的接触和相互伤害。

“湖塘镇”马家,家大业大,马府的家丁和丫鬟都有上百人,如果再加上帮助他们马家打理生意和店铺的那些伙计和掌柜的,已经不下上千人。

可是“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马老爷子,他从没有对他们马家的伙计、家丁、丫鬟们或者是店铺的掌柜的,动过他们任何人一根手指头,甚至连大声喝斥都没有,更别说是杀人这件事情了。

现在当他听到自己的书房外面的人,在被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雷霆万钧、凌厉无比的拳头,打得哭天喊地、惨叫连连,不竟心生惋惜,不忍这些大好生命,就活生生的陨落在自己的眼面前。

一想到这里,这位“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马老爷子,再也坐不住了,急忙从书桌后面站起身来,三步并着两步走,一路小跑,从书房里面,跑到了他的书房外面,他想尽自己最后的一丝努力,挽救这些黑衣蒙面大汉们的性命。

当他从书房里面一路小跑的跑到了书房外面,在暗淡的月光下,他就看到了自己的书房院落里,横七竖八、交叉堆积的躺着许许多多的黑衣蒙面大汉,有些人明显是已经被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拳头给打死了,而且死的很难看,满脸鲜血、面目全非,让这位生性仁慈、心地善良的“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马老爷子不忍直视;有些人嘴里还在不停的往外冒着鲜血,可能是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有可能也活不长了。

拳头打在身体上那种沉闷的声音,犹如万斤大铁锤夯在人身上一样,所向披靡、无坚不摧;听到了这种令人窒息的拳头击打在人身上的沉闷声音之后,让这位“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马老爷子心跳加速,脑袋瓜子“嗡、嗡、嗡!”作响,还有那些刚想跳起来飞身逃走的,就在那刹那间,被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追上去一拳打在后背上,那个中了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拳头之人好像被腰斩一般,身体由于受到了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雷霆万钧、凌厉霸道的拳头的拳风强烈的冲击力,他的头往后仰着,他的脚也是往后卷缩着,身体弯曲到他的头和脚碰到一起了,他的嘴里狂喷鲜血,从半空中摔落到书房院落里,像个死狗一样,一动不动了。

最最让这位“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马老爷子惊悚和震撼的是,有一个黑衣蒙面大汉,被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一拳打中胸膛之后,整个人砸在书房院墙的墙壁上,只听见“轰”的一声,厚厚的院墙墙壁,被那个黑衣蒙面大汉的身子,砸出来一个人字形的窟窿,那个黑衣蒙面大汉的身子从书房的院墙的窟窿眼儿中,直摔落出去有十几步远,然后身子重重的砸在种花的花坛上,当场毙命。

“侯爷,请您住手,放过他们吧,就算是您给马腾空一个薄面吧。”这位“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马老爷子,此时此刻惊愕不已的望着眼面前这个犹如天降杀神一样的年轻人--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急忙向前紧走了几步,然后对着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说道:“他们这些黑衣蒙面大汉,虽说是前来马府寻找马腾空,那也不是他们的错,他们都是那个‘刘阳镇’侯爷安排他们来的,有什么怨恨,咱们不能算在这些无辜的人身上,我们要找那个‘刘阳镇’侯爷算算总账吧。”

“马老爷子,您赶快进去到书房里,这些人如果本侯爷再放过他们,那就是本侯爷害了您马老爷子。”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身子犹如出海蛟龙、风驰电掣一般,在那些没有来得及逃走的这些黑衣蒙面大汉的人群中来回穿梭,双拳犹如暴风骤雨一般倾泻,是逢人便打,霎那间,又有七、八个黑衣蒙面大汉,被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犹如雷霆万钧、暴风骤雨般的拳头打得人仰马翻、东倒西歪,哀嚎声声。只听见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头也不回的对着这位“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马老爷子说道:“本侯爷已经在那条蜿蜒曲直、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放过他们一马了,本以为他们会改邪归正,做一个本分的人,谁知道他们竟然敢悄悄的潜进您‘忠义公’马老爷子府里来作威作福,这是本侯爷心肠太软,让他们有机可乘,差一点酿成弥天大祸,本侯爷这一次绝不会对他们再心慈手软了。”

“兄弟们,我们跑也是死,不如和他拼了。”有一个黑衣蒙面大汉已经飞身跳上了这位“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马老爷子的书房院墙上面了,当他看到了书房院落里,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就像一个天上的天神下凡的杀神一样,双拳犹如天庭中的雷神的雷神锤一样,所到之处,这些黑衣蒙面大汉是挨着死、碰着亡,转眼之间又有数名黑衣蒙面大汉,被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拳头打死打伤,倒在院落里惨叫,凄惨无比,只听见这个飞身站在院墙上面的黑衣蒙面大汉吼叫着说道:“兄弟们,和他拼了甚有一丝生机,不和他拼命,我们是一点生的机会都没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