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五百四十九章 傲 骨(1 / 2)

第五百四十九章傲骨

这个长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马孝良,回过头轻轻的朝着那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比划着,意思现在有七、八个黑衣蒙面大汉,在他的表舅家“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的马府后门口,在来回踱步,这个长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马孝良用自己的右手做了一个劈的动作,意思在问这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他们两个人要不要冲出去,和那些有七、八个人的黑衣蒙面大汉们正面交手?

哪知道这个长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马孝良的话音刚落,眼面前有一个人影一闪,那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早已经冲出巷子里,直扑向那座气势宏伟、巍峨高大的马府的后门口,他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他就提前冲了出去。

难道是因为他和“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是亲戚?还是因为这个“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平常里一直对他照顾有加?又或是这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他特别有正义感?

现在这些都不是这个长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马孝良所要想的事情了,因为当他看见那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从他身边一闪而过,扑向马府后门口的那些黑衣蒙面大汉们的时候,他就知道,现在眼面前的事情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容不得他去多想了,唯一要做的只有陪着这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冲上去和这些在马府后门口转来转去的那些黑衣蒙面大汉们殊死一搏。

因为他和这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是朋友,而且是很好的朋友,是那种十分谈得来相处得十分融洽的那种好朋友。

也许这一次也是他马孝良报答这个大恩人马家掌舵人马腾空的时候到了,若不是这位“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恐怕他马孝良早就被饿死了。

想当年他们家乡闹水灾,颗粒无收,大家都饿着肚子,到处找吃的,反正能吃的,不能吃的,都被他们吃遍了,到后来他们家乡的人真的穷到了那个卖儿卖女的地步,好多人家都有人饿死。正当大家都感到生无可恋,无比绝望的时候,这个“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派人来救济他们来了,每天在他们的村子里,支锅熬粥,早、晚各一顿,还安排郎中来他们村子里给他们治病救人。

这个长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马孝良的爹爹在弥留之际,一直告诫这个长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马孝良,要他懂得知恩图报,他们家,他们村子都是“湖塘镇”的大善人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救的,要这个马孝良一定要想办法在有生之年,报答这个“湖塘镇”的大善人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

随着年岁渐渐的长大,这个长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马孝良毛遂自荐的到马家的水路码头里做苦力,一来二去,由于这个长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马孝良为人本分老实,做事认真负责,深得这个“湖塘镇”大善人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赏识,就安排他和大善人的表侄子这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一起负责打理这座“湖塘镇”最大最闹忙的水路码头上的生意。

今天夜里也算是巧了,这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来找他一起喝酒叙旧,他们两个人就在这座“湖塘镇”最大最闹忙的水路码头的旁边马孝良的家里,准备了几个下酒的菜,两壶老酒,一边吃,一边聊着这么多年来他们两个人一起共事一直和谐共处,彼此双方都把对方当着亲兄弟一样来相处的情景和回味;这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虽说是这个“湖塘镇”大善人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的表侄子,可是他为人十分低调、诚恳,绝不拿自己是这个“湖塘镇”大善人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的表侄子的身份来欺负人。

他们两个人就在这个深夜里推杯换盏、滔滔不绝的聊着人生,他们聊着聊着,就已经到了深夜时分,那个打更、叫更的更夫的打更声已经有远而近,马上快到这座“湖塘镇”最大最闹忙的水路码头了,所以,他们两个人正打算早点结束,准备明天清晨这座“湖塘镇”最大最闹忙的水路码头sb的生意运转的事情,那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也准备回家休息啦。

忽然,他们两个人喝下去的老酒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因为他们两个人同时听见了“湖塘镇”最大最闹忙的水路码头上有什么重物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的声音,难道是水路码头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不成?

他们两个人顾不得其他的,立马从这个马孝良的家里心急火燎、匆匆忙忙的奔到了这座“湖塘镇”最大最闹忙的水路码头上查看,在离这个“湖塘镇”最大最闹忙的水路码头上还有几十步远近的时候,他们就看见有一个人,佝偻着身子,扑倒在地上,那个灯笼扔在一旁,还有那个竹筒和敲打竹筒的东西也扔在旁边。

这个长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马孝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佝偻着身子,倒在地上的人就是他们这里打更、叫更的更夫--王伯。

可是当他们将这个佝偻着身子,倒在地上的这个打更、叫更的更夫--王伯翻过身来,让他脸朝天之际,他们就看见这个打更、叫更的更夫双手抱着自己的喉咙,殷红的鲜血从他的指缝中喷涌而出,他的双眼由于惊恐,睁得溜圆,他到死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被人无缘无故的杀死在这座“湖塘镇”最大最闹忙的水路码头上。

现在,他们两个人已经从巷子里冲了出来,这个长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马孝良双眼一直都在盯着那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看,他就看到了这个平常沉默寡言、性格内向的杨大同,径直走向那些黑衣蒙面大汉们,而那些黑衣蒙面大汉们也发现离这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双方对视了一下,还是那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先开口了。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为什么要在深更半夜在马府后门口鬼鬼祟祟的,你们想做啥?”那个长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马孝良紧跟在这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身后,他就听见这个杨大同厉声喝道:“你们蒙着个脸,看来是见不得人,你们到底想做什么?难道你们想打劫马府不成?”

“管事的,小心!”那个长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马孝良紧跟在这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身后,他就看见有一个黑衣蒙面大汉双手抱着明晃晃的钢刀,一言不发,抡起手中的钢刀朝着这个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杨大同头顶上劈去,他不由得一紧张就喊了出来,只听见这个长得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马孝良说道:“管事的,为了马家,我们和他们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