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五百三十九章 触碰底线(1 / 2)

第五百三十九章触碰底线

红红的夕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在这条蜿蜒曲直、崎岖不平的山路上,现在正在进行一场生与死的较量。

一边是为了劫持秦重秦小侯爷的那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和他的同伴们,另外就是拼着性命不要也要保护秦重秦小侯爷安全的那些黑衣蒙面大汉。

那个负责保护秦重秦小侯爷安全的总管“闪电剑”吴剑侠,无论是心里的压力,还是他的肩膀上压力,都是这群黑衣蒙面大汉的数倍。

因为,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他在这个非常时刻,他不可以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他情愿自己的命不要,也要保护好这位秦重秦小侯爷,要不然,他还有什么脸面在武林中、江湖上走动?若是那样,他在武林中、江湖上肯定要被别人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的唾弃。

现在那个身材矮胖的莫干山“七恶鬼”中的老五“上天遁地鬼”阎九霖,既像一个疯子又像一个圆球一样,卷缩着身子,腾空飞起,直撞向那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他的身体破空的声音“呼呼”作响,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个莫干山“七恶鬼”的老五“上天遁地鬼”肯定是练过那种“金钟罩铁布衫”的外门横练武功,浑身上下不惧拳打脚踢,甚至是刀枪不入。

在场的众人都认为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若是被这个长得矮胖得像圆球一样,而且练过外门硬气功“金钟罩、铁布衫”的人撞到身上,肯定会身受重伤的。

就在在场的众人都认为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肯定会被这个莫干山“七恶鬼”的老五“上天遁地鬼”阎九霖的圆球般的身子撞成重伤之时,一幕让他们难以置信的事情又发生了。

就在这个电光石火、风驰电掣之际,在场的众人就看见那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在看到了那个莫干山“七恶鬼”中的老五“上天遁地鬼”阎九霖用他那像圆球般的身子撞向自己的时候,轻轻的一挥自己的右手,对着那个身材像圆球般的莫干山“七恶鬼”中的老五“上天遁地鬼”阎九霖的身子一拳打了过去。

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也是太年轻,他怎么可以在这个莫干山“七恶鬼”中的老五“上天遁地鬼”用外家气功“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进攻他的时候,他还用自己的拳头打别人呢?有这种想法的人,比比皆是,包括那个在旁边一直观战的“闪电剑”吴剑侠,看到这里,那个“闪电剑”吴剑侠不由得摇摇头,一声叹息,这个年轻人的手臂肯定要折断了,可惜了这个年轻人。

忽然,“轰”的一声巨响,震得众人耳鼓都有点儿疼。

在场的众人中有一些武功卓越的武林高手,他们的反应要比一般人要灵敏和快速,他们就看见在夕阳的余辉下,那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对着那个莫干山“七恶鬼”中的老五“上天遁地鬼”阎九霖像是圆球一样的身体轻轻的打出一拳之后,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之后,那个莫干山“七恶鬼”中的老五“上天遁地鬼”阎九霖圆球般身子犹如被万斤大铁锤夯在身体上一样,原本卷缩着的身体忽然张开,整个人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向了这条蜿蜒曲直、崎岖不平的山路另外一侧的悬崖峭壁下的万丈深渊中。

那个莫干山“七恶鬼”中的老五“上天遁地鬼”阎九霖身子在跌落下悬崖峭壁下的万丈深渊之际,他的嘴里的鲜血犹如喷泉般喷涌而出,他的人在还没有失去知觉的情况下,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胸骨和肋骨断裂的声音,他痛得想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他一张嘴,一股鲜血从胸腔中,顺着喉咙,犹如天女散花般喷了出来,他就那么心不甘、情不愿从这条蜿蜒曲直、崎岖不平的山路的上空,摔落下山路另一侧的悬崖峭壁下的万丈深渊中,过了许久,在场的众人才听见山谷的谷底下才传来一声隐隐约约的有东西摔落在地底的声音。

站满黑压压的人,甚至是拥挤不堪的山路上,这个时候居然是鸦雀无声,就连那些黑衣蒙面大汉们惊恐万状、胆战心惊后的粗重的喘息声都听得清晰人耳。

“来吧,本侯爷现在也不和你们这些冥顽不化的人谈什么江湖道义和什么江湖规矩了,今天只要你们自行离开,将这个秦重秦小侯爷交给本侯爷,本侯爷就可以免你们一死!”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双手背在自己的身后,向前跨了一步接着说道:“若是谁认为可以胜过本侯爷的人,就请你们全部站出来,本侯爷绝不会手下留情,大家在武功上见高低,不要说本侯爷没有提醒你们,到后来,本侯爷非要将你们这些助纣为虐、是非不分的尔人全部打得摔落悬崖峭壁下的万丈深渊中去不可。”

“好张狂的年轻人,你的武功和你的口气不知道到底那一样比较厉害,在下‘嵩山派铁剑’凌玉郎,今天倒要向你讨教两招!”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话音刚落,那个“嵩山派铁剑”凌玉郎在众多的黑衣蒙面大汉中向前跨了一大步,然后对着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接着说道:“凌玉郎这么多年来没有朋友没有兄弟,在这么多保护秦重秦小侯爷的人当中,也只有这个莫干山‘七恶鬼’中的老五‘上天遁地鬼’阎九霖和凌某谈得来,今天你既然将凌某唯一的好朋友、好兄弟莫干山‘七恶鬼’中的老五‘上天遁地鬼’阎九霖打落掉进万丈深渊中,作为他唯一好朋友好兄弟的凌玉郎,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个人被你打落万丈深渊,还不如你也将我一起打落万丈深渊中,我好去陪陪他。”

“‘嵩山派铁剑’凌玉郎,你在江湖上也没有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恶事,你和哪个莫干山‘七恶鬼’中的老五‘上天遁地鬼’阎九霖不同,他是犯了江湖大忌,奸淫二嫂,本侯爷是在替武林和江湖除害而已!”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双手依旧背在他的身后,缓缓的对着这个”嵩山派铁剑“凌玉郎接着说道:“他这种人你为什么要和他做朋友?你不觉得他这种人不配有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