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四百一十六章 探讨兵法(1 / 2)

第四百一十六章探讨兵法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南宫曼曼以及骠骑大将军马少群将这些来投奔他们的灾民安顿下来之后,他们调转马头,回到了了自己军营里面的中军帐。

“马大将军,凭你的经验,那个秀才白曙光他们来到了你的军营里面能帮上你什么忙吗?”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坐在中军帐的椅子上,望着身心疲惫的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马大将军说道:“有些人是隐士,有些人是怀才不遇,有些人是对这个国度失望,才会隐藏自己,其实只要你能给他一个任他发挥的平台,说不定他的成就不会输给任何人。”

“侯爷,你是说秀才白曙光他们那些人里面有能人?”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问道:“那么侯爷,请问你从哪方面看出来的?”

“马大将军,你别忘了,本侯爷在荒岛上,跟着师父也曾经熟读兵书,本侯爷看出这些灾民们在你的军营前面他们是在摆了一个阵法,叫‘长龙迂回阵’,如果说若是碰到有人攻击他们,他们的两翼迂回包抄,改变阵法变成‘斩龙阵’,反正他们这些人当中有人对操练军士,临阵布兵是十分内行,不信,我们两个人打个赌,谁输了,谁就答应谁帮忙做一件自己无法企及的事情,马大将军,你看如何?”

“好,本大将军陪你赌了。”骠骑大将军马少群回过头望着南宫曼曼说道:“这件事情谁都不允许耍赖,曼曼公主做我们两个人的见证人。”

“好,既然你们要赌,那肯定要公平公正,这件事情曼曼做你们的中间人。”南宫曼曼忍住想笑的脸,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们两个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之人,谁输了耍赖,别怪我到时候将耍赖的之人公布于众,让他在江湖上、武林中,朝廷里,无颜见人,你们两个人可要想好了。”

“马大将军,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把那个秀才白曙光叫过来问问,本侯爷和你马大将军都不允许开口说话,让曼曼问话,这样比较公平。”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似笑非笑的说道:“曼曼是一个不懂兵书之人,她只要问问这个秀才白曙光,他们的队伍是不是按照阵法‘长龙迂回阵’所演练的就行了。”

“来人,去请那个秀才白曙光来本大将军的中军帐里面议事!”骠骑大将军马少群对着外面的侍卫们大声说道:“抓紧时间,赶快去请!”

秀才白曙光,刚刚把那些随着他一起来投奔骠骑大将军马少群的灾民们安置妥当,就有人来找他说骠骑大将军马少群请他去中军帐议事。

“老白,这一次说不定就是你发挥才华的时候了,你平常一直怨天尤人,怀才不遇,现在骠骑大将军马少群给你机会了,你可要掌控好哦。”站在秀才白曙光旁边的一个长得身材高瘦,年纪在五十几岁左右之人接着说道:“如果这一次你掌控不好,你一辈子也就那样了,到时候别一直拉着我陪你喝酒下棋。”

“祝翁见笑了,有时候机会也是稍纵即逝的,想真正把控得如何到位也是有难度的。”秀才白曙光双眼露出了精湛的目光,望着骠骑大将军马少群差遣过来寻找自己的那个侍卫,然后说道:“这一次,老朽也没有打算能有什么作为,只是被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侠之大者的侠义所感动,才会如此,如果真的有人欣赏也就罢了,没人欣赏,咱就回老家种地,岂不是一样过得自由自在。”

“老白,你可千万不能有这种想法,就我们那个平脊的地方,多少年才出了你这么一个秀才,你还生不逢时,现在你可要为咱们的那个平脊的地方争一口气,让隔壁的‘赵家村’看看,我们‘百家村’也不是没有人才。”那个长得身材高瘦,年纪在五十岁左右之人说道:“难得骠骑大将军马少群和‘忠勇侯’侯爷欣赏你,所以你要为乡亲们争口气。”

“好,祝翁,老白尽力就是了。”秀才白曙光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消息吧,马大将军答应马上就有人来给咱们支营烧饭呢。”

“骠骑大将军马少群和‘忠勇侯’侯爷都是一诺千金之人,我们大家是信得过侯爷和马大将军的,所以,老白,你就赶快去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马大将军那里瞧瞧去,马大将军找你究竟为了何事?”那个叫祝翁的人像是这个秀才白曙光多年老友一样,两个人寒喧着,只听见祝翁接着说道:“我们在这里稍等,说不定马大将军已经派人过来给咱们支帐篷和生火做饭了。”

“你去吧,老白,这里离咱们马大将军那里还有些路程,你就把那匹小毛驴骑着,跟着那个侍卫前去,别忘了,把小毛驴带回来。”祝翁好像有点儿舍不得小毛驴似的,他看到了这个秀才白曙光已经跨上小毛驴了,他还在喋喋不休的说道:“别忘了把小毛驴带回来,在关键时刻,它能救了好多人的命呢。”

“你走来走去的做啥?”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望着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的骠骑大将军马少群说道:“侍卫从军营里面去到那个秀才白曙光那里也有一段距离的,你在着急什么?”

“本大将军不是为这事,怎么到现在当今皇上的书涵还没有到这里,这个是我急的事情。”骠骑大将军马少群说道:“本大将军要知道当今皇上究竟是想怎么操纵此事的,他想在八月十四晚上搞突袭,还是在八月十五早上直接找那个神秘组织的幕后操纵者面对面谈判?”

“当今皇上他有过人的智慧,他也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人,很可能是书涵已经在送达的路途上也有可能。”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说道:“当今皇上本侯爷和他接触过好多次,总觉得他心胸开阔,城府深沉,比起当今皇上,我等不知道要和他相差多少,这一次他既然弄出这么大阵势出来,可能也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蓄势待发,他以前为什么一直没有整顿朝纲,他是有高瞻远瞩的目光,他心忧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顾虑,现在可能他认为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到了,他便要雷霆万钧,横扫千军,将盘踞在这个国度里面所有的那些不安定因素,一下子解决掉。”

“报!”这个时候中军帐大门口有侍卫大声说道:“禀报马大将军,秀才白曙光在中军帐门口等您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