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二百四十章 护犊子(1 / 2)

第二百四十章护犊子

“折刀门”的少门主白马英雄看到他的哥哥白马英杰已经不是那个坐在丝绸店铺里面的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的对手,他担心自己的哥哥白马英杰的安危,趁场面的局势稍微有一些变化,就飞身上前,对着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拳打脚踢,一番猛攻,他自以为自己的这番猛攻,对方肯定会往后退让,自己好把哥哥白马英杰换下来。

哪知道,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竟然在面对白马英杰和白马英雄兄弟两个人夹击的情况下,一点对没有觉得自己吃力,反而越战越勇,出拳的次数比刚刚和白马英杰一个人打的时候多了数倍。

现在场面上反而是那个坐在丝绸店铺里面的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占了上风,白马英杰和白马英雄兄弟两个人时步步倒退,原来他们兄弟两个人人是腿影满天飞,现在好像他们连出腿的机会都少了,一味的躲闪着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的凌厉的拳头。

在场的众人看到这个场面,都不竟暗暗的竖起了大拇指,为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叫好。

忽然,就听见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大吼一声说道:“给我倒下去!”

围观的众人就看见那个“折刀门”的两个少门主全部往自己的身后摔了出去,那个白马英杰在空中一个后空翻,落地的时候,脚步往后退了几步,勉强的站稳脚跟。

那个白马英雄就没有他的哥哥白马英杰那么好的运气了,在自己的身子往后摔出去的时候落地的时候,向后退了有五、六步,然后重重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白马英雄在地上一个后滚翻,站立起来,说道:“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好像很厉害吗?”说完一纵身,上前又对着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双手握拳恶狠狠的打向了他的胸膛。

“刚刚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你现在硬要和我打,我可不喜欢和你纠缠不休。”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忽然腾空跃起双手握拳,头下脚上,双拳凌厉无比的打向白马英雄的双肩。

湖塘镇的十字街的大街上有许多人都是江湖上的人,他们早就看出这个“折刀门”的少门主白马英杰和白马英雄根本不是这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的对手,而且他们也看出来,这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和他们动手的时候已经是留手了,要不然,他们兄弟两个人恐怕早就被打伤了。

现在这个白马英雄明明已经打输了,还要不服气,还要纠缠着这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对打,恐怕没有什么好结果。

明眼人看到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身子腾空飞起,双拳打向这个白马英雄的双肩,他们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心里说道:完了,这个白马英雄的双肩要被打废或者打残了。

正当众人在惋惜的时候,忽然有人大声说道:“何来黄毛小子,休伤了我家的少门主!”

众人抬头望去,就看见有两条穿着绿色衣服衣服的身影从众人的头上飞跃而过,直奔白马英杰和白马英雄他们的打斗的的地方。

白马英杰看到从远处飞驰而来的身影,连忙招手说道:“爹爹,陶叔叔,我们在这里!”

“你休要伤了我家少门主!”那个白马英杰嘴里叫他陶叔叔的人一扬手,手里有一道黑色的东西飞向了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的双眼。

“哪里来的不要脸的,竟然敢偷袭我!”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一个后空翻,堪堪避过那个黑色的东西。

“你这个有人生没人教的小畜生,看我不扒了你的皮!”那个白马英杰叫他陶叔叔的人飞身而上,人在空中拔出了腰间的佩刀,佩刀如匹练般的洒向这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头顶。

“你这个有人生有人教的老畜生,你不问青红皂白就出手伤人,难道小爷今天会怕了你们!”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说完身子一矮,躲过那个白马英杰叫他陶叔叔的人劈过来的佩刀,双手握拳,以一般人肉眼看得不清楚的速度,打向这个白马英杰叫他陶叔叔的人。

虽说那个白马英杰叫他陶叔叔的人,手里拿着佩刀,但是经过打斗之后,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根本没有落下风,反而是攻多守少,他打出来的每一拳,那个白马英杰叫他陶叔叔的人就要向后退一步。

那个白马英杰和白马英雄叫爹爹的人忽然大声说道:“住手!”那个白马英杰叫陶叔叔的人连忙退后,站在白马英杰旁边尴尬的不说话。

“在下‘折刀门’门主白马啸风,小兄弟是何门何派?”白马啸风说道:“咱们好像没有什么过节吧!”

“哦,原来‘折刀门’就是以多欺少的门派,儿子打不过,叔叔上前帮忙,现在做老子*,我反正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那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子不屑一顾的说道:“我如果连你们都打不过,还有什么脸面提我师父的名号呢?”

“想不到我白马啸风这么多年来不在江湖上走动,连天下这些少年英雄都不认识了。”白马啸风说道:“你先息一会吧,我等你息一息之后,再来讨教你的武功!”

“看你也是一个门派的掌门人,你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护犊子起来,他是我的男人,你动了他我不会放过你!”这个时候,峨眉派的新云对着这个“折刀门”的门主白马啸风接着说道:“晚辈是峨眉派新云。”

“哦,你是焚心师太的弟子,你还有一个师姐叫什么新空是不是?”白马啸风接着说道:“早知道你们长得如此漂亮,我早就去找焚心师太要人去了,不过现在也还不迟,哈哈哈。”

白马啸风说完哈哈大笑。

“你去找我师父要什么人?”新云听到这里觉得莫名其妙的问道:“你难道认识我师父?”

“当然问你们师父焚心师太要你和新空啊,你看我的两个儿子长得不错吧,让你们嫁给他们兄弟两个,应该不会委屈你们吧!”白马啸风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说道:“想当初,若不是我的爹爹救了他们,你师父她早就死了。”

“你……你……为老不尊!”新云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脱口而出说道:“我要嫁给谁,我师父也做不了我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