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73、第 73 章(1 / 2)

夜幕降临,马路两边流光溢彩,小镇沿街装饰着各种红灯笼,一排排的树身上缠绕着荧光闪烁的小彩灯。

春节这几天,镇上的公共交通在五点半后就不出行了,私家车增多,晚上行人也变多,林温车速提不上去,花了比平常更多的时间,她才上到高速。

这是她第三次晚上开高速,前两次时,她的身边都有周礼。

晚上行车跟白天不同,视觉差异大,明明白天还认得的路,天一黑,就全然变陌生了,安全感骤然降低,在高速上尤甚。

林温记得她第一回在高速上开夜车,是在九月的旅行途中。

那天她和周礼得知附近的某座城市有烟花大会,临时决定改变行程。

烟花大会八点半开始,九点结束,他们出发的时候已经将近七点半,周礼预估时间,说他们车速再慢,也赶得及看一个烟花尾巴。

林温于是毛遂自荐,跃跃欲试,说她来开车。周礼问:“你确定?”

林温点头:“我还没试过晚上开高速。”

周礼没意见,把驾车权给了她。

后来林温上了高速,莫名有点慌。

她平常开车很自信,虽然依旧秉持着她一贯的小心谨慎,但她身体是放松的,还能一心二用跟周礼聊天,踩油门也没有什么顾忌。

大约是高速路灯照明不够,黑暗占据大半,周边又是源源不断的疾驰中的车流,林温没了安全感,犹豫着想换周礼开车。

周礼忽然说:“进前面的服务区。”

林温紧盯着路况问:“你要上厕所?”

“买点吃的。”

林温绕进服务区,周礼带她下车,找到便利店。

林温不知道他要买什么,问他他也不说,周礼搂着她肩膀,走过一排排货架,拿了一听罐装咖啡。

林温以为这就买完了,顺便跟他说:“待会儿还是你开车吧。”

周礼没应声,他走到另一边,拿了一个小瓶装的白酒。

林温奇怪:“你要买酒?”

周礼揉了下她的脑袋,拉着她去收银结账,付完钱,周礼拧开白酒,当着林温的面喝了一口。

林温愣了愣,周礼这才开口:“你刚才说什么?”

林温指着他刚开封的酒瓶,憋得说不出话,周礼带着浅笑,掰开易拉环,把咖啡递到林温嘴边,哄着她说:“喝点咖啡提提升,待会儿全靠你了。”

见到收银柜上摆着跳跳糖,周礼又买了一包,拆开给林温,说道:“双倍提神。”

周礼直接断了林温的后路,林温赶鸭子上架,只能豁出去了。

车里暖气足,林温穿着高领毛衣,热得有些昏昏沉沉。

她把暖气调小,看了眼时间。现在她已经开了一个多小时,赶到江西估计得过了十二点,路上整整五个钟头,不知道她能不能坚持。

导航提示前方有服务区,林温想了想,打开转向灯,将车开了进去。

周礼出发早,他已经开出将近两个小时,晚饭没吃,水喝剩半瓶,他倒是不太饿,只是有些疲惫。

周礼拧了拧眉心,点开手机,拨通林温的电话。

林温电话接得快:“喂?”

周礼听见背景音杂乱,他问:“你在外面?”

“嗯,我出来买点东西。”林温听出他那头很安静,她问,“你在干什么?你那里好静。”

周礼说:“我在卧室。”

林温在服务区的便利店买了一灌咖啡,没找到跳跳糖,她买了一包话梅,酸酸的,也能双倍提神。

林温不想告诉周礼她正在去见他的路上,黑灯瞎火,五个小时的车程,周礼一定会皱紧眉头,疾言厉色地让她立刻调头。

前面碰上堵车,周礼停下,翻了翻边上,只找到一块小蛋糕,这是爷爷奶奶搁他车上的。

他拆开吃了一口,一股廉价的糖精味。周礼皱了皱眉,想着见完林温后回江西,他得把剩下的小蛋糕搜出来。

他不想告诉林温他现在正去找她,耗费五个小时,顶多见那么一会儿,林温知道一定不让他这么折腾。

手机开着扩音,周礼不想半路打瞌睡,他道:“陪我聊会儿天。”

“哦,”林温问,“你在吃东西吗?”

“嗯,在吃小蛋糕。”

“你没吃晚饭?”

“待会儿吃。”

“怎么吃得这么晚?”林温走出便利店,回到自己车上。

周礼胡诌:“他们菜还没做完。”那端背景突然变安静,周礼问,“这么快到家了?”

“啊……是啊。”林温继续演戏。

林温需要导航,打电话的时候导航没声音提示,影响倒是不大,但必定没有带声音方便。

林温不想拒绝周礼,她开出服务区,继续陪周礼聊天。

“高老师带来了一只野生甲鱼,我不敢杀,是我爸杀的。”

“你还做了什么菜?”

“爆炒鳝鱼丝,椒盐皮皮虾。”

“你不是说你不会做海鲜?”

“简单的还是会的。”

“鳝鱼是你杀的么?”

“也是我爸。”

“难怪你在宜清的时候没做过这些菜。”

“你帮我杀鳝鱼,我给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