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56章 第 56 章(2 / 2)

周礼朋友多,轻易就“混”了进来,林温惊讶,跟同事说了一声,小跑着朝他去。

周礼扶住她胳膊说:“跑什么跑。”

林温问:“你怎么进来了?”

周礼说:“突然想学习学习。”

林温:“……”

周礼一笑,给她指了一下覃茳尤。

林温回头,看见了人。

其实她觉得周礼先前多少是掰扯了一点点借口,好合情合理地当她的“合住室友”,法治社会哪有这么夸张。

但小心驶得万年船,她也是从小谨慎惯的人,所以她不介意周礼当她保镖。

林温去工作了,周礼和几个朋友坐到了一块儿。

林温特意在脚后跟贴了防磨贴,但穿细高跟实在累人,一整个上午她不是站就是走,根本不能坐,快中午时她感觉自己腿脚已经废了。

午饭她跟周礼一起吃。

会议中心对面是大剧院,周边有几家商场,两人随意挑了一家进去,等餐的时候林温在桌底脱了鞋。

刚才经过剧院,门口立着大型海报,晚上七点半有话剧演出。

这几天他们各有各的忙,周礼至今还没跟林温正经约会过,周礼问:“下午这边结束了,你还用不用回公司?”

林温摇头:“不用。”

周礼说:“那晚饭我们在这儿吃,吃完了去对面看话剧。”

林温从没看过话剧,她问:“能买到票吗?”

周礼打开手机查看,普通座已经没位置了,VIP座还有空余,周礼直接买了两张。

饭后两人又回到对面。

峰会在下午三点结束,三点到七点半,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周礼看着林温穿着细高跟鞋在馆内穿梭来去,她难受,他瞧着也不爽。

两点多的时候覃茳尤提前离开了会议中心,周礼想了想,去了一趟对面商场。

熬到三点过后,林温总算能放松,周礼扔给她一个购物袋,林温边打开边问:“什么东西?”

周礼言简意赅:“你试试。”

打开购物袋,里面是鞋盒,鞋盒内躺着一双杏色羊皮单鞋,鞋跟不到三厘米。

林温一愣,随即嘴角抿出笑,她坐下来把鞋换上。

羊皮皮质极度柔软,鞋底也是软的,上脚像踩云。

林温起身走了几步,走回周礼跟前,她抱住他腰身,仰头说:“我请你吃饭啊!”

尾音的那个“啊”轻轻软软,周礼听得“提不起劲”。

他回搂林温,趁机啄了口她嘴巴,林温盯着周礼唇上染到的淡红,抿了抿自己嘴唇,故意没有吭声。

周礼眯眼盯着她,舔了舔唇,没尝出味,但知道林温有鬼,他索性扣住她后脑勺。

“啊……”林温笑着躲闪。

可惜没能躲开,还是被周礼逮住,用力地印了一口。

一个干脆坐实了嘴唇的颜色,一个口红掉色不伦不类,二人“两败俱伤”。

林温抹抹嘴巴,决定下次买口红得换牌子,周礼舔了舔下唇,一笑,慢悠悠地扯了张林温的纸巾,把嘴擦干净。

林温将细高跟扔进鞋盒,踩着云和周礼去逛了一会儿商场,六点吃晚饭,饭后正好临近话剧开演。

两人坐在剧院前排,都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林温问:“你以前看过话剧吗?”

周礼说:“看过一次。”

“什么样的?”

“我睡了一个半小时。”那次是陪肖邦来看,肖邦兴致勃勃,周礼缺觉,正好趁机补眠。

林温警告:“你待会儿不准睡觉。”

周礼捏了下她的耳垂,扯着嘴角道:“你有没有发现你对我越来越能凶了?”

林温闭上嘴。

周礼在她耳朵边笑了一声。

没多久话剧开始,两人不再闹,坐正了专心观看。

话剧演出时长一般在两小时内,跌宕起伏的剧情临近尾声,又进入最后的高|潮。

台上男女主演引用了莎士比亚写的一句台词,他们激动又热烈,薄情之下,是彼此看不见的波涛暗涌的深情——

“我被蛊惑了,如果那个无赖没有对我下药,我才不会爱上他——”

羊皮单鞋里的脚趾头动了动,林温的心脏跟着激情澎湃的音乐舞蹈。

周礼隐约能闻到身上T恤有留香珠的清香,和林温穿着的裙子一个味。香味也跟着音乐舞蹈,他浑身肌肉都在放松。

还有两个半小时,周四就要结束,迎来周五。

那是即将属于他们的第十天,是他们成为“合住室友”的第四天。

此时此刻,周礼口袋里的手机在急切的无声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