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54章 第 54 章(1 / 2)

林温和周礼的微信响起时,他们一个在厨房盛菜,油烟机轰鸣,一个在露台晾男士内裤,跟楼下隔着厚厚的楼板。

两人谁都没听见手机声音。

二十多分钟后用餐结束,周礼拎着垃圾袋下楼,扔完垃圾回来,他径直走向自己的车。

打开车门,他从手套箱里拿出烟和打火机,顺手还取了另两样东西,一块儿放进了裤子口袋。

转身走向单元楼,楼底下亮着灯,有道身影在楼道里徘徊不前。

周礼起先没在意,一直等走进楼道门,他才看出那背影像是熟人。

对方也恰好在这时转过身,两人照上面,周礼微不可察地拧了下眉。

任再斌怔了怔,他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人。

周礼穿着衬衫和西裤,这是他上班着装标配,脚上穿得却是一双极其不搭的塑料拖鞋,显然他刚才是随意下楼,懒得换自己的鞋。

拖鞋款式熟悉,任再斌用力盯着,脑袋轰鸣,他没法再自欺欺人。

任再斌怒目哆口,双拳颤抖:“……你们是什么时候的事?”

周礼没答。

楼道回声响,大门隔音也不见得好,现在又是饭后休闲时间,随时会有邻居出入,撞破这里的动静。

林温脸皮太薄,今天已经惹到她一回,周礼不欲在这闹出事,他朝外面示意了一下:“出去说。”

不待任再斌同意,他先走了出去。

任再斌捏着拳头紧随其后。

停车位后面是一排树,树后是草坪和围墙,围墙外就是中学了。

周礼走到树后面停住步,回头看向任再斌。

这里光线不暗,任再斌脸上的愤怒清晰可见:“现在可以说了?!”

周礼顿了顿,开口:“前不久。”

任再斌听他一口承认,只觉得自己被敲了一记闷棍,他耳鸣目眩,怒火中烧,朝周礼冲去:“你这混蛋!”

周礼条件反射地避了一下,任再斌第一拳落空。

再来第二拳,周礼没躲,挨了三四下后他才回击:“够了!”

“你是我兄弟,你这么做对得起我?!”

“就是把你当兄弟,我才忍到现在!”

任再斌一愣,怒道:“你们早就有一腿了是不是!”

周礼揪着他衣领:“你自己跟别的女人不清不楚,少拿你的德性套别人身上!”

任再斌脸红筋涨,这事他连汪臣潇都没告诉过,林温是意外得知,周礼还能从哪知道。

任再斌往周礼脸上打:“林温是我女朋友!”

“你们三个月前就已经吹了!”

“我们没分!”

“你当你是什么东西,玩儿左拥右抱?!”

“你又是个什么玩意儿,连兄弟的女朋友都抢!”

“滚蛋!”

任再斌去藏区风吹日晒了三个月,手臂上有了肌肉,体能明显见长,每一拳都用足了劲。

周礼打架斗殴是老手,除了一开始让他几下,后面全没忍。

任再斌很快不敌,被周礼按在地,周礼想收手的时候,任再斌又反扑。

周礼不慎被撞倒,腰间一阵刺痛,石子也划破了手心,他皱了下眉,一脚将任再斌踹飞,不再给人留情面,给了对方几拳死的。

草坪上摔出声响,任再斌鼻血直流,躺地上起不来,周礼抹了下自己的鼻子,也抹到了一手背的血。

他随意往地上一坐,喘着气,从裤兜里掏出烟和火机,点燃后用力抽了一口,他才开腔:“是你一声不响扔下了人,林温给你留了体面,你也清一清你脑袋里的水,别玩儿吃回头草还要死缠烂打的那一套。”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话。”任再斌气焰没再像先前那样足,他咳嗽几声,声音轻了好几度,带着鼻音道,“你是故意的,当初你故意把我支走,你好趁虚而入,是不是?”

周礼抽着烟一顿。

三四个月前,他们几个男的聚在肖邦店里,肖邦大方地开了两瓶酒,大家都放开了喝。

那时任再斌已经在考虑辞职和分手的事,只是他一直举棋不定,下不了决心。

他多喝了几杯,苦闷地征询好友们的意见。他没说想跟林温分手,只是表达了一下他感觉生活和工作都太憋闷,跟林温也没什么共同话题,他想换一个环境,换一种心境。

汪臣潇不太赞成,他认为考公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不喜欢也应该熬着,熬着熬着说不定就熬出头了,离职太草率。

再说林温,汪臣潇道:“谈恋爱久了缺少话题正常,像我跟袁雪,也不是每天都有话聊。”

肖邦以自己开剧本杀店为例:“你有了明确的目标和计划的话,放弃现在的工作也不见得可惜。”

至于情感方面,他母胎单身,只能抱歉。

任再斌躺在草坪上,大汗淋漓地打了一架,他情绪已经平复不少。

转头看向周礼,他问:“你当时是怎么跟我说的?”

周礼抽着烟道:“任再斌,腿长你自己身上,没人能让你走。”

“你敢说你当时没有私心?”任再斌质问。

周礼吐出烟圈,弹了弹烟灰。

他记得那时,他坐在吧台最靠边的位置,远望也能望到任再斌手指上的反光。

任再斌询问他,他盯着任再斌的手指说:“想做就去做,尊重自己的欲|望。”

那天是他们四兄弟在任再斌不告而别前的最后一聚。

周礼朋友一堆,他多数的朋友性格都是大方豪迈一派,任再斌是少数的相对内敛和婆婆妈妈。

大一刚开学时他和他们并没有玩到一块儿,但那一阵他把母亲给的生活费全都退了回去,导致连吃饭都成问题。

后来他想自己挣钱,前期投入需要资金,肖邦存款少,是汪臣潇和任再斌拿出了他们的银行卡。

周礼一直记着,之后但凡他们需要,他也二话不说。

烟缩小了一截,周礼看向任再斌,说道:“我是有私心,但我也不会害你。”

随心所欲,他本身就一直这么行事。

任再斌也想到了他的性格,他转回头,望着头顶漆黑的夜空。

光线暗了暗,似乎是围墙另一边的中学操场熄灯了,周礼打开烟盒,抽出一支烟,朝任再斌扔了过去。

“我还是那句话,你这三个月想的是你自己,你对林温到底还剩多少感情,你自己琢磨清楚。”周礼低头又吸两口烟,说,“琢磨清楚了就离她远点,我见不了。”

这话说白了就是见他碍眼,任再斌气得咳嗽,他按住胸口的烟,撑着地慢慢坐起来。

周礼又将打火机扔给他。

任再斌抽烟少,他吸进喉咙后呛了呛,抹了一下口鼻,他看着掌心的血渍问:“你跟她已经在一起了?”

“嗯。”

“我回来的那天,你们就在一起了?”

“嗯。”

任再斌觉得自己被狠狠打了脸,他想起那天的情景,恨得将打火机用力砸向周礼。

周礼捡起掉草坪上的打火机,拿在手上把玩。

任再斌用力抽烟,胸口起伏不定,过了会儿他又问:“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

周礼没吭声。

任再斌问:“早就喜欢上她了?”

周礼喉咙里只发出一个音:“嗯。”

任再斌也不再吭声,他低下头。

烟雾缭绕,夜风徐徐,两个男人默默抽烟,抽完手上的,周礼又分给对方一支,任再斌接住,再次点燃。

等一滴雨水落到脸上,周礼才抬起头。

梅雨季节还没过,又要下雨了。

周礼把最后一口烟吸了,从地上起来,穿上之前掉了的拖鞋,对任再斌道:“我上楼拿个东西,你在这等会儿。”

“哦。”任再斌说。

楼上林温洗完澡走出浴室,发现周礼已经扔了半小时的垃圾。

她皱皱眉,找到自己手机,想给周礼打电话,结果周礼的手机就搁在她手机边上。

手机有新消息,林温边走向阳台,边点进微信,看完一愣,她整个脑袋变成蒸汽火车,几步冲到阳台,林温往下望。

奔驰车就在老位置,车后的树丛里似乎有人影,周礼的身影从车尾走过,正要进楼道门。

林温跑到门口,打开大门,没一会儿就听到了周礼的脚步声。

她耳朵快要红冒烟了,举起手机,她道:“周礼,袁雪她……”

周礼拐过五楼半,身影出现在林温的视线中,林温话语戛然而止。

“你怎么了?”林温跑出大门。

她还穿着室内的拖鞋,周礼大步跨上楼,抄起她的腰,将人顺回屋,说:“任再斌给你的戒指呢?拿来。”

林温一愣。

周礼拍拍她胳膊:“快点,他还在楼下等着。”

林温一口气没上来,她晕头晕脑地进卧室取出戒指,周礼什么都没说,转身就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