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47章 第 47 章(1 / 2)

周礼起床时已经过了八点,阁楼开着小窗户,带着雨丝的风吹进屋,清清凉凉叫人提神。

他把窗户关好走下楼,屋里寂静无声,人早就去上班了。

餐桌上摆着一只电蒸锅,打开盖子,里面是温热的玉米、烧麦、包子和小米粥,锅边上还有酱菜和牛奶。

他食量不小,但这一顿的碳水加起来还是超过了他的胃容量。周礼笑了笑,把插头拔了,盖子放边上,先让食物晾凉。

走进厨房,他打开冰箱。看了一圈,冰箱里没有冰水。周礼拧开净水龙头,接了杯凉水一饮而尽,然后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出来吃早餐,接着打理发型,换衣服,打车去电视台。

忙到晚上六点多,周礼下班到家,还要继续对着一堆资料加班。

冲了个澡,换上舒适宽松的T恤长裤,周礼戴上眼镜,坐在书桌前专心投入工作。

手机响了一声,周礼不紧不慢地把一段资料读完才拿起手机看信息。

信息是郑老太太发来的,邀请他进app玩剧本杀,林温也在。

周礼拒绝了,回复说他在工作。

回复完,他点进APP,旁观了一下游戏。

林温今天下班很早。她在回家路上买了一盒蓝莓,到家后她先看餐桌,除了蒸锅还在桌子上,其余干干净净。

林温走进厨房,厨房里没脏碗,洗干净的碗都放在了水池边的白色沥水篮里,冰箱里放着早晨没有吃完的包子。

林温洗完手,拿起碗碟和筷子看了看,都挺干净的。

只是洗碗的人似乎用错了刷碗的工具。

她刷碗用百洁布,清理油渍污垢用抹布,现在百洁布干干净净窝在老位置,抹布挂在了沥水篮的挂架上。

林温也不能百分百确定,她放下这个,先把晚饭做了。

吃晚饭的时候她收到了郑老太太发来的游戏邀请,林温同意了。

老太太对剧本杀很感兴趣,边玩边开麦说:“如果有实景的地方,比如像迪士尼这样的游乐园,玩起剧本杀应该会更身临其境。”

林温说:“有这样的实景场所,只是没有迪士尼这么大。”

两人玩了一局,准备玩第二局的时候张力威来了,一出现就嚷嚷:“同学会!”

林温头痛,说道:“我最近比较忙,不去了。”

张力威热情道:“那你什么时候空下来?我们可以根据你的时间来定!”

林温找借口,跟老太太说她有事,立刻从游戏房间退出。

刚退出,她就收到了周礼发来的信息。

“晚饭吃了?”周礼问。

“吃了。”她已经在吃餐后蓝莓。

“进房间。”周礼说。

周礼开了一间私|密房,林温以为他想玩游戏,跟了进去,周礼却没点开始。

周礼道:“就这么开着,你忙你的吧。”

林温:“……”

林温还没洗碗,她随身带着手机,把脏碗收进厨房。拧开水龙头,水柱哗地流出,声音有些响,游戏房间的麦克风一直开着。

林温把水龙头关上,说:“会吵到你工作吧?”

“不会。”周礼问道,“你在洗碗?”

“嗯。”

“洗吧,不会影响我。”

林温重新打开水龙头,洗着碗问:“你今天洗碗用的是百洁布还是抹布?”

周礼低头看着资料,随口回答:“抹布。”

“……”

林温默默把沥水架上的碗放进水池,重新洗一遍。

收拾完厨房,林温倒水喝。

麦克风收音效果好,周礼能听见所有细微的动静。

林温在喝水,咽水的时候发出了很小声的咕咚;

周礼拿起边上的咖啡杯,也喝了一口。

水杯放到桌上,磕出了“咚”的一声,她那是玻璃杯:

周礼放下咖啡杯,咖啡杯碰到书桌,发出“嗒”的一声,他这是陶瓷的。

“啪嗒”关灯,她走出厨房;

“啪嗒”,周礼打开了书桌上的阅读灯。

脚步声很轻,几乎听不到,走到一半,林温像是撞到了什么。

周礼靠向椅背,轻轻滑了一下,椅子滚轮几乎静音。他问:“撞到了?”

“嗯,撞到了椅子。”

“没撞伤?”

“没有,就碰了一下。”

“现在要去干什么?”

“去洗手间。”

周礼听到,提醒说:“别动我的东西。”

林温回家到现在还没上过厕所,她走进洗手间,打开灯,看见了摆在水池台面上的一堆男士用品。

洗面奶、护肤品、化妆品、剃须刀,全是早上包里的那些东西,周礼没带回去。

林温站着看了一会儿,又听到周礼说:“那些你也可以用。”

“……谢谢,我有。”

周礼笑了一声。

林温慢吞吞的,还是动手了。

她洗脸会弄湿台面,所以台面上她通常只放牙刷牙杯。

林温把这些男士用品都堆进了水池边的小推车。

洗澡的时候林温关了麦克风,周礼听不到她那边的动静,但林温照旧能听到他的。

周礼在敲键盘;

林温打开洗发水,瓶盖掀开时“嗒”的一声,跟敲键盘有点像。

周礼在翻文件;

林温拧开热水龙头,哗啦啦,盖过了翻纸张的声音。

周礼在倒冰块,冰块碰撞,听着就凉;

林温刷牙,牙膏是凉爽的薄荷味。

周礼这时问:“你还没洗完?”

林温这才重新打开麦克风,含着牙膏口齿不清:“洗完了。”

周礼笑笑,喝着冰水,坐回电脑前。

这一晚周礼忙到将近十二点,林温已经睡了,她头像上的麦克风却还显示着发声的波纹。

那是窗外的风声,雨声,或者是她清浅的呼吸声。

周礼关了书桌上的台灯,转动椅子,望向落地窗外流光溢彩的街景,听着棉花一样柔软的声音,也犯起了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