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44章 第 44 章(1 / 2)

周礼的脸还真的被烫了一下,但他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抱着胳膊,退后一步,靠着卫生间门笑起来。

林温吹头发得照镜子,视线根本避不开镜子里的人,她总觉得周礼的笑好像带着几分志得意满。

她被他笑得不太自在,瞪了镜中人一眼,她低下头,索性将头发全捋到前面吹,不让这人看。

长头发干得慢,林温吹了十分钟才吹完,周礼也就干看了十分钟的头发。

吹风机的声音一停,周礼开口:“我在你这儿睡两个小时。”

林温一愣:“你不回去了?”

“赶来赶去浪费时间。”

“那你衣服怎么办?”

“我让阿姨待会儿把衣服送来,嗯?”

周礼这是征询,林温抿了抿唇,没有反对。

她也知道周礼一直没睡,九点就要工作,周礼需要睡眠。

林温提议:“那你去阁楼睡吧。”

林温带他上去,周礼在阁楼站了两秒后就转身下楼了。

林温挠挠脸,也跟了下去。

雨已经停了,但闷热程度比平时要翻倍,整个阁楼像烤炉,连她都受不了,别说周礼。

次卧门关着,周礼没提次卧。这房间林温宁可把自己热死都没征用过,想来他也不用奢望。

周礼不挑地方,回到客厅,他把阳台窗帘拉上,坐回沙发。

林温去厨房倒了杯水,喝一口水,她瞄一眼沙发,再喝一口水,她再瞄一眼沙发,最后狠狠心,她回自己卧室,眼不见为净。

可是明明之前还困得撑不开眼皮,躺到柔软的床上,林温却又睡不着了。

她翻来覆去了一会儿,还是从床上起来,脚步轻轻地走到客厅。

沙发太小,周礼躺不了,他一开始是坐着睡,后来是斜倒了下来,双腿勉强蜷缩。

这姿势看着太委屈。

空调出风口对着沙发,林温按了一下遥控,“滴”一声响,她一顿,看向周礼。

没把人吵醒,她却不敢再按。回到卧室,林温捧出一条毛毯,轻手轻脚给周礼盖上。

刚盖好,她就被人抱住了。

林温一惊,倒在周礼身上,她撑着周礼胸口,小声问:“我吵醒你了?”

“没有,我还没完全睡着。”周礼眼睛没完全睁开,他声音带着困倦,说道,“你怎么没睡?”

“……就睡了。”林温道。

周礼用力抱了抱她,没再说话,也没要放开。

两人离得近,阳台窗帘又没拉严,半明半暗的光线下,林温看到了周礼下巴上的小胡渣。

她高中以后就和异性保持了十足十的距离,鲜少注意到男人的胡子,她记忆中唯一的胡子,也就是初三开学前几天,来自眼前这人。

林温看着看着,心软下来,她轻轻道:“你去我房间睡吧。”

周礼慢吞吞地睁开眼睛,一言不发地看了她片刻,他才笑了笑说:“不用了,睡你的去。”

拍拍她后背,周礼将人放开。

林温解释:“我睡沙发。”

“嗯,我知道。”周礼捉着她的手,闭眼亲了亲,然后道,“所以我让你睡你的去。”

“……”

林温没再出声,她嘴角微微上扬,又蹲了一会儿,她才离开沙发,回到卧室睡自己的。

这回她很快睡着,等再次睁眼,是被电话吵醒的。

林温接起来,听见袁雪的声音。

“你没看到我刚发你的微信吗?”

睡前林温把手机调成了震动,她哑声道:“没有,怎么了?”

“……你还在睡觉?”袁雪似乎迟疑了一下。

“嗯。”林温睡眼惺忪。

“咳,你上班要迟到了吧。”袁雪声音恢复正常,“我昨天搬家,有东西落下了,现在过来拿,你起不起的来?还是我自己开门进来?”

林温反应慢半拍,过了几秒她才彻底睁开眼睛:“你已经到了?”

“昂,已经爬上五楼了。”袁雪抱怨,“以后减肥不用去健身房了,我干脆一天三趟来你家。”

林温从床上弹起,快速跑到客厅,将沙发上的男人拽起来。

没拽动人,倒是把人闹醒了。

周礼皱眉,声音沙哑:“怎么了?”

“袁雪过来了,你去卫生间躲一下!”

“……”

周礼闭了闭眼,冷静了几秒,他面无表情地揉了把林温的脑袋,顺从地“躲”进了洗手间。

林温打开大门,袁雪把钥匙放玄关上还给她,边换鞋边问:“你怎么还没上班啊?”

林温心跳还没恢复,她神色如常道:“我请了半天假,下午再去公司。”

“怎么请假了?”袁雪打量她,“身体不舒服?”

林温顺着她的话点头。

“要去医院吗?我陪你?”袁雪问。

“不用,睡一觉就好了。”林温说。

袁雪去卧室拿完东西,本来想再提一下任再斌的事,话到嘴边,她又忽然不想说了。

走前袁雪再次提醒:“你要是不舒服就别勉强,干脆请一天假。”

“嗯嗯。”林温点头。

大门重新关上,林温舒口气。

她走到卫生间门口想叫人,下一秒就听见了花洒水声。

“有没有浴巾?”里面的男人问。

“……有。”

楼上冲着澡,楼下,袁雪刚出单元门。

她拎着东西,望向停在单元楼前面的那辆黑色奔驰,又仰头看了看六楼,她叹口气,忧心忡忡,自言自语:“作孽啊……”

周礼冲完澡,换上阿姨送来的衬衫西装,没带走脏衣服。

他今天行程安排紧密,做完两场访谈后,又出了一趟短途差,去了隔壁市。

一直忙到将近凌晨三点,他才回到酒店,睡了两个小时,天微亮又要起床,继续忙碌一整天,等他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工作还没结束。

他坐进车里休息,才有空翻看汪臣潇早前发给他的微信。

汪臣潇问他:“你晚上过不过来?老任说他请吃饭。”

今天任再斌回来了。

周礼手指轻敲两下手机屏,先给林温拨了通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

“在公司?”周礼问。

“在会展中心,今天可能要加班。”林温问他,“你回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