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33章 第 33 章(1 / 2)

林温完全忘了身处高空的恐惧。她脚下生风,勇往直前,像踩着水泥地一样生猛。

直到走到圆形观景台,她才想起自己脚下仍是透明玻璃。

这里是栈道尽头,而刚才“逼”着她走的人,竟然被她甩在了十几米外。

观景台上风更大,不少游客在拍照,林温离玻璃护栏较远,总感觉站在正中央更安全一些。

“你看,你脑子少想些有的没的,不就这么过来了?”周礼不紧不慢地走到林温边上,说,“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喜欢瞻前顾后,活得太累。少动动脑子,让一切顺其自然,多好。”

这已经是周礼第二次说她瞻前顾后,林温知道他话里意思。

林温吹了一会儿风,转身要走时才轻轻吐出两个字:“歪理。”

她没再理会对方,沿原路返回。只是这次她脚下没生风,因为她又将玻璃底下的深渊敛进了眼中。

林温看向其他游客,有人寻寻常常聊天闲逛,有人扒着栏杆不敢迈步。

她羡慕前者,但她属于后者。

肌肉反应很难控制,林温多少有点腿软,脚步不由放慢。

脑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我说的要是歪理,你现在在磨蹭什么?”

林温头皮一紧,快走也不是,慢走也不是。

周礼上前一步到她身侧,垂眸盯她脸上。

林温深呼吸,被“逼”着再次生猛起来。

当少了瞻前顾后,行就如风。

第二天回程,林温难以静心。

她来的时候为了陪独自一人的老太太,公司大方同意她买高铁商务座的票。

回去的时候老太太身边跟了好几人,所以她就买了二等座,否则公司不会给她报销。

林温坐在靠窗位,车程两小时五十分钟。期间邻座乘客换了两拨,她无所事事,打开笔记本电脑连上网,提前工作起来。

写了一会儿东西,电脑上微信显示新信息,林温顺手点开,是老太太发来的一张照片。

“昨天忘记发给你了,你看看我拍得如何?”老太太问。

林温把照片点开。

背景是浩瀚蓝天和险峻群山,她目不斜视地走在玻璃栈道的中央,背后离她一步之遥的男人嘴角噙笑,微耷着眼皮,像在专注看她。

这是她往回走时,老太太顺手拍下的画面。

林温不由想起昨天离开栈道时周礼跟她说的话。

当时大家都在下行,老太太几人走在前面,她和周礼垫后。

有个游客脚步匆匆地往下冲,林温对这样的情景警惕性很高,毕竟她脚伤才好没多久。

她一听到动静就尽量缩到最边上,那游客冲下来时果然撞到了人,只是撞到的不是她,而是周礼。

并且不知道是不是周礼肩膀太硬,撞人的游客差点摔倒,周礼却站得稳如松。

林温眼睁睁看着那游客一边道歉一边踉跄着继续往下冲,周礼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她,然后在她头顶说道:“你总不能因为被撞伤过一次,以后走楼梯就竖块牌子,让别人离你一丈远。”

林温侧仰头。

周礼原本就比她高很多,现在周礼站高一级台阶,比她高更多,也将她完全拢在了楼梯扶手这一角,行人根本走不近她。

周礼道:“你可以把我当成那个六号,给我一个相亲考察期。”

这就是他要求的公平。

高铁平稳前行,林温看着电脑上的照片,迟迟没有动作。直到一道阴影落下,边上空座一沉,她才抬眸,见到了照片上的男人。

周礼一边调整座椅角度,一边评价道:“老太太的摄影技术还能再进步。”

林温把照片关了,想公事公办地问他是不是有事,又觉得这种问题纯粹白问。

周礼躺靠下来,头偏向林温,说道:“我睡一会儿,你忙你的。”

“你回去睡,万一待会儿上来人。”林温说。

“你把我座位号告诉他。”

林温张了张嘴,没把话说出口,只是在心中腹诽了一句。

周礼确实是想补眠,本来都要眯眼了,见到林温的小表情,他想了想,问:“你不会想说,干脆你跟我换座?”

林温闭嘴不言。

周礼气笑了,握着扶手直起身,林温立刻转回去看电脑。

过了几秒,“咚”一声,周礼的手机突然被摔在她键盘上。

手机屏幕亮着,界面显示的是高铁订票信息,上面有座位号。

周礼靠回座,闭上眼睛,语气还算温和地说:“你过去吧,那里比这儿舒服。”

其实用不着甩座位号,商务座车厢就一节,老太太几人都在那里。

周礼这一觉睡得微沉,期间没其他乘客出现,边上的人也没要出去,说些让他挪个腿之类的话。

中午时分高铁到站,商务车来接。

张力威回了荷川市收拾行李,这趟没有跟过来,晚两天再到。

老太太早已饿了,打算先去吃饭。

“你跟我们一起去,吃完饭再送你回家。”老太太很喜欢林温,拉着她的手不放。

林温没有拒绝,她也很喜欢这位睿智并且特立独行的老人家,更何况老太太还是她公司的客户。

林温跟随众人坐上车,没多久到了一家中餐馆。

包厢在二楼,服务员带路,走过转弯角时迎面走来几人。

为首的女人中短卷发,穿一身职业装,惊喜含笑:“郑爷爷,郑奶奶,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阿尤!”郑老太太笑着对覃茳尤道,“我们刚从外地回来,你在这吃饭?”

“是啊,我已经吃好了,你们还没吃?”覃茳尤问。

“还没呢。”

覃茳尤边上的电视台台长说:“二老第一次光顾这家?给您推荐这儿的飞龙汤,这里的主厨是东北人,飞龙汤做得非常有特色。”

几人都认识,也不耽误彼此的时间,简单聊了几句,台长又对周礼道:“这趟出差辛苦了,回头好好休息。”

“那就给他多放几天假吧。”覃茳尤说着,转向周礼,“你有空也回家吃顿饭,爷爷已经念起你好几次。”

周礼站在两位老人身后,闻言他掀起眼皮,浅浅勾起嘴角说:“有时间就回。”

覃茳尤眼尖,注意到他脸颊上有淡色淤青,“你脸怎么回事?”她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