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30章 第 30 章(1 / 2)

周礼又咬了一口三明治。

大概是因为有所思,所以他有了所觉,咀嚼的时候他仿佛感受到了下颌上的紧绷,好像那一道被刮胡刀划开的口子再次重现。

周礼十三四岁时嘴边开始长小胡子,那是发育的征兆,小胡子只是一些细软的毛,颜色如果加深一些,就是难看的八字胡。

周礼很嫌弃,翻出周卿河的剃须刀将小胡子刮了。

周卿河这几年忙于工作,成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周礼能见到对方的时间基本集中在早晨。

一米八的长方形餐桌,父子俩分别坐在相距最远的两头。

早餐时间除了进食时偶尔发出的声音,餐厅通常不会再有其他声响。

那一天周卿河的目光反复停留在周礼脸上,用餐即将结束时他破例开了口:“你现在还没真正长胡子,等长了再剃它。”

周礼一顿,半天才将最后一口包子吃了,喉咙里回了对方一个淡淡的“嗯”。

十五岁,周礼终于长出真正的胡子,某天他放学回来,在自己卧室的卫生间里发现了一套崭新的刮胡工具。

周礼自学成才,刮胡子从来没有手残的时候,这套工具质量也极好,高考结束后,周礼仍在使用。

直到那天,周卿河东窗事发。

周卿河是头天下午被带走的,周礼在第二天早晨起床刮胡子,刀片划过下颌,不小心割出一道血痕。

周礼冲洗干净,在伤口处贴了一张创可贴。他没功夫再刮胡子,毛发又生长旺盛,之后两个多月的时间,他长出了别人也许要大半年才能长出的络腮胡。

大概他的胡子,也有度日如年的本事。

这个暑假确实格外漫长。

八月底,周礼在北阳市见了一位熟悉的律师,几番交谈结束,周礼准备离开,律师叫住他,语重心长道:“我跟你爸认识了这么多年,当然希望他能好。你也是个聪明孩子,其实你很清楚这案子的结局。既然你心里清楚,那更要照顾好自己,你比我上次见你的时候瘦多了,你才十八|九岁,还这么小,别把自己搭进去。”

这两个月周礼没称过体重,他照镜子的时候估计自己大概瘦了十斤。

他本来就不胖,这一瘦,T恤更显宽松。

隔天八月二十九日,距大一开学还有整三天,周礼穿着宽松的黑色T恤和破洞牛仔中裤,背着只旅行双肩包,前往机场返回宜清市。

天色阴沉,他早晨七点二十分的飞机,七点他抵达机场,仍不见一丝阳光。

办理登机手续、过安检、候机,一切流程结束,航班晚点了。

同航班的乘客们不耐烦,不是议论就是质问,全场最淡定安静的只有他和一个小女生。

周礼坐在椅子上,随意瞧着宽敞的过道对面。

小女生穿着米色Polo裙和白色运动鞋,扎着软塌塌的低马尾,脚边是一只登机旅行箱,腿上抱着只小小的黑色双肩包,不知在想什么,她一直低垂着眼,像是望着地面瓷砖。

周礼跟着看了眼地面。

机场瓷砖锃光瓦亮,映照出一脸络腮胡的他。

七点五十分,终于能登机了。

周礼坐经济舱,位置靠近右边机翼,他看了眼已经坐在靠窗位的邻居,将旅行包放到行李架,然后坐了下来,手机直接关机。

周礼昨晚没睡好,他懒洋洋一靠,闭上眼睛准备酝酿睡意,邻居小女生却开始打电话。

“妈妈,我已经上飞机了。”

“嗯,飞机晚点了半个小时。”

“舅舅开车送我来的,小安安要上幼儿园,舅舅还要送他过去。”

“知道的,等到了宜清我再给你打电话。我坐大巴回去,你们不用来接我。”

小女生语气温柔,但周礼还是觉得聒噪。这通电话结束,周礼以为耳边能安静了,谁知道又有新的开始。

“小安安,舅舅呢?”

“我是温温姐姐,你把手机给舅舅好不好?”

“那你告诉舅舅,姐姐已经上飞机了。”

“好,小安安拜拜。”

这次结束,耳边终于清静,周礼继续酝酿睡意。

可惜过了大半天,飞机还没起飞,机舱内逐渐嘈杂。

周礼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一点睡意就这么散了,他睁开眼睛,看见舱内乘客躁动不满,而他旁边那位好像叫“温温”的小女生,依旧像候机时那样,抱着小小的黑色双肩包,安安静静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干坐到九点多,已经有乘客在扯着嗓子骂脏话,机舱门终于打开,空乘人员安抚大家先返回航站楼,航班再次延误。

——“必须要讨个说法!一开始延误了半个小时,后来又让我们在飞机上傻坐了一个多小时,耍着人玩呢?!没个说法绝对不行!”

——“让他们赔钱!”

——“赔不了的吧,我记得要延误四个小时以上才有的赔钱。”

——“他妈的谁稀罕这点破钱,老子要的是时间!他们人都死哪去了,啊?!工作人员呢,给我滚出来,信不信我把你们机场给砸了!”

最后一位戴着金项链的暴躁中年男人站在那里,他脸红筋涨,唾沫四溅,源源不断的怒骂声回荡航站楼。

周礼调整了一下旅行包的位置,寻求更舒服的坐姿。他余光注意到旁边有影子晃动,抬眼一看,隔着一个座位,是那小女生低眸坐在那里,一边慢慢解着缠在一起的耳机线,一边两脚|交叉,鞋底擦着地面一晃又一晃。

周礼看到的影子就是她晃来晃去的腿。

别人都因为航班延误而焦灼暴躁,她的心情似乎没受影响……

也不是,她脸上表情似乎比刚开始的时候要自在,仿佛航班延误正合她心意。

没多久来了几位机场工作人员,解释安抚统统无效。众人群情激奋,像真要将机场拆了似的,两边人一会儿推一会儿挡,一会儿踹脚一会儿伸出巴掌。

暴躁中年人砸出一拳,一位员工不再忍气吞声,转眼两人真打了起来。

恰好就在周礼跟前。

没人再安坐,统统起了身,连那悠闲的小女生都站了起来,小心翼翼靠边,像是要避开这边的打斗。

只有周礼无动于衷。他安稳坐在原位,面无表情看着这场斗殴,像是一个局外人。

这时出现意外,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拿着一只玩具飞机,嘴里“呜”来“呜”去,从过道那头飞来这头。他的母亲挺着孕肚,追在他身后,根本抓不着人。

眼看小男孩不管不顾地就要撞上打斗中心的两人,随时可能被误伤,他母亲紧张大喊,小女生见状,立刻走回头路,冲进战斗区域,弯腰去抱小男孩。

周礼同时有了动作,他站了起来,狠狠踹出一脚,强行拆散了这场打斗。

暴躁男跛着腿被带走,失控的现场逐渐冷却。

小男孩的母亲一个劲感谢:“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大宝肯定得被他们撞倒!”

这感谢一路跟到餐厅。

午饭时间到了,依旧无法登机。餐厅里座无虚席,周礼端着一碗面找座位。

男孩母亲冲他招手:“这边这边,我特意先占的位子!”

边上已经坐了那个小女生。

小女生刚放下托盘,抬头朝他望来,没其他空桌,周礼只能应邀。

男孩母亲极热情,又说了一通感谢的话,还把她点的两道菜推到中间,让他们两人吃。

小女生抽出张纸巾,擦了擦自己跟前的桌面,又问男孩母亲:“阿姨,你要擦吗?”

“哎,我也擦擦。”

小女生似乎犹豫了一下,又将纸巾递向斜对面:“你要擦吗?”

周礼拆着筷子,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

小女生收回纸巾。

小男孩坐在旁边,一个人玩得乐乎,完全不理人。男孩母亲摸摸孩子的脑袋,低头跟他说:“大宝,叫人呀,叫叔叔——姐姐——”

周礼拿筷子的手一顿。

男孩连自己母亲也不搭理,嘴里依旧发出“呜呜”的声音,不停飞着他的飞机,隔绝着所有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

男孩母亲对他们笑了笑:“大宝有自闭症,所以不太懂事。他爸爸上个月被调派到了宜清市,房子刚刚弄好,我今天就是过去跟他汇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