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25章 第 25 章(1 / 2)

逛完文化馆继续采访,这次大部队跟着郑老先生走。

林温握着一瓶凉飕飕的矿泉水,对待周礼的态度终于变得相对正常。比如温和的有问有答,比如会自觉地帮忙递一下东西。

距离还是保持,但至少没再避如蛇蝎,平和的相处让林温精神也跟着放松。

周礼挑了下眉,对她这种积极向上的改变适应良好。

采访期间中途休息,郑老先生被郑老太太拖着去展品区挑选杯子,周礼给林温点了黑咖啡和小蛋糕当下午茶。

这是家文艺咖啡馆,馆内展示着各种精致摆件,几张书架用作隔断,氛围幽静清心。

林温坐在角落,正在笔记本上写接下来的游玩路线。

同文化馆的合作已经敲定,郑老太太打算在荷川市多留两天,刚才她让林温和周礼一起制定下游览计划。

郑老先生也很期待。

四十多年前郑老先生曾在这里求学过两个月,当时内地刚刚改革开放,百废待兴,老先生从中窥到商机,第一桶金就在这里挖掘。

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没什么机会再来荷川,即使来了,也因为时间紧张没法久留。

如今年近七十,他们夫妇终于都有了空闲,机会难得,自然想好好把握。

林温因为工作关系,这一年多时常来荷川,她对荷川相对熟悉。周礼来过两次,该去的景点也去过几个。

郑老太太这才将任务派给他们。

服务员忽然过来放下咖啡和蛋糕,林温抬头正要叫住人,周礼拉开椅子在她旁边坐下,说:“我给你点的。”

“……我不饿。”

“那先放着。”周礼瞧了眼笔记本,“计划定好了?”

“你看看?”

笔记本竖长型,比手掌略大,黑色封皮简约耐脏,偏男性化。

林温买东西更注重实用性,连简单一个笔记本都不会挑符合她外貌气质的,就像她这人,缺少幻想和希冀,理智主导人生。

周礼不动声色地瞥她一眼,手指按住笔记本,轻轻一划,将本子拖到自己跟前。

林温字迹清秀,书写条理清晰,从今晚开始,按时按点制定,路线涵盖名山名湖、战争纪念馆、寺庙、夜市等等,详细贴心堪比专业导游。

周礼问:“爬山?”

“不爬山,坐缆车。”林温说,“我想他们腿脚不方便,尽量挑一些适合老年人玩的项目。”

周礼朝她看。

咖啡桌设计小,两张椅子离得近,近距离下林温连周礼瞳孔中的倒影都能看清。

林温往椅背靠,稍稍离周礼远一点。

周礼这时开口:“你可能有点误会,他们腿脚应该比你现在好。”

林温:“……”

周礼笑了下,低下头,刷刷几笔在林温的字迹旁添上自己的字迹,然后将本子推回去。

周礼随意写的字棱角尖锐,龙飞凤舞,林温的清秀小字在映衬之下反而显出几分小家子气。

林温低头看完,不免诧异:“打篮球?还要去夜店?”

周礼说:“别太把他们当老年人,年轻人喜欢的,他们也渴望。就算完全把他们当老年人,你想想,他们也没几年能活了,是不是想把能玩的趁腿脚还便利的时候都体验一遍?这样将来才走得圆满。”

林温张了张嘴,朝远处郑老先生他们望去,离这么远,他们应该听不到周礼的话。

周礼在她眼珠子前轻飘飘地打了个响指,仿佛林温肚里蛔虫:“他们没顺风耳。”

“……你平常都这么说话?”

“你刚认识我?”

“……你以前不这样。”

“你有多了解我?”

“……”

“只是在你面前斯文了点。”

“……”

周礼不动声色地带出这样一句话,语气太过自然,既像暗示又像随口一言。

林温觉得,真要平常心对待的话,她还需要千锤百炼。

她干脆闭嘴。

周礼嘴角微勾,过了会儿才转回正题:“别总大惊小怪,我刚说的难道不是实话?”

林温思考过后说:“我觉得不太合适,尤其是夜店。”

周礼读书时期是学霸,同学向他请教问题,问两三次后就再也不来找他了,因为他的解题过程太简单。

他凡事都不喜欢一个字一个字掰开来讲,对方能理解最好,不能理解他也爱莫能助。

后来他办事说话更简单。他说,别人执行,或者别人说,他直接执行,他很少碰到需要详细解释的情况。

这会儿,周礼耐心地对林温道:“郑老年轻时打过篮球。打篮球的地方是他曾经呆过的学校,虽然学校早就改了名,地址也搬迁过几次,但情怀还在,对他来说,年纪大了就图个情怀。至于夜店这类地方,你看看郑老太太——”

周礼转头,林温也同他一齐望过去。

郑老太太童心未泯,买完杯子又买了一只玩偶。

“她这老太太现在就想体验年轻人的玩意儿,该怎么顺她心意,你这两天应该也有体会。反正你得跟她汇报,待会儿让她自己决定。”周礼总结。

林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把笔记本上的时间重新调整一番。

她写字姿势非常正规,背挺直,头微垂,握笔标准,像极了现在那些坐在几千上万元学习桌前的小学生。

这应该是她从小养成的习惯。

真乖巧。

夕阳斜照,落在桌前,周礼懒洋洋地靠着椅子,静看她睫毛微扇。

“对不起,刚才冰激凌机器出了点小故障,耽误了您的享用。”服务员端着托盘走近,遮住了夕阳。

盘中是一碗冒着凉气的诱人冰激凌,先前林温自己点的。

“没关系。”林温挪动了一下桌上的本子,服务员将托盘放下。

“那您慢用。”服务员礼貌地离开。

林温放下笔挖了一勺,丝丝清凉入喉,她朝周礼看了眼。

周礼耷着眼皮,视线像落在冰激凌上。

林温又挖了一勺。

银色小勺折射着光,柔顺得铲进粉糯软白中。

周礼抬眼,默不作声地把他给林温买的黑咖啡和甜品挪了过来,喝口咖啡,再吃口蛋糕。

咖啡醇香,蛋糕过甜。

没了服务员的遮挡,夕阳再次落回桌上。

食物滤镜温暖,一深一白的两只手处于同一片热烈汹涌的晚霞中。

下午的工作全部结束,林温将游玩计划讲解给郑老太太听,郑老太太很满意,尤其期待今晚的夜市和明晚的夜店之行。

林温很难描绘自己的心情。

但晚上逛夜市的时候,林温又突然意识到,是她太固步自封了。

就像全世界都在说男女平等,可真正需要平等的时候,许多人又明确划分出了男女有别的范畴,而他们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

林温也一样。

她在不知不觉中给年老添上了“不应该”跟“不合适”的标签。

但年轻人可以跳广场舞,老年人自然也可以逛夜店。

林温暗自想着事,默默看着前方那对老夫妻又在为该不该买这样食物发生争执。

夜市之行其他人都没跟来,郑老先生夫妇嫌人多麻烦,只让周礼和林温随行,四个人一部车正好,周礼当司机。

荷川夜市很有名,天气好时游客络绎不绝,游戏杂耍、小吃特产在这里应有尽有。

郑老太太似乎格外好吃,见到什么都想一试,尤其是那些煎炸油腻或者一看就添加了很多色素香精的食物,她见到就挪不动脚。

刚才走到冰激凌摊位,郑老太太想要买,郑老先生说:“你今天不是吃过了!”

“我哪有吃?”

“你下午在文化馆的时候。”

“胡说,我什么时候吃过了?”

郑老先生顿了会儿,无奈买了一支。

现在来到炸食摊位,郑老太太又看中一长排。

那一桶油热浪翻滚,站在这里好像提前进入了盛夏。

郑老先生一边说着不允,不住跟她理论,一边又扫码买下,把不健康的炸食递给对方。

林温在想这是不是有点“不该不合适”?

幸好郑老太太心中有数,食物最多只吃两口,她就递往后面。

后面的人正是林温跟周礼。

过了没一会儿,两人手捧一堆,快要超负荷,嘴巴和肚皮也应付困难。

林温已经吃饱,再硬塞就要反胃了,她看着自己手上剩下的这点食物犯愁。

周礼还行,他问:“要不要帮忙?”

林温见他自己手上还有,又想界限能分尽量还是分开点,所以她摇摇头,回道:“不用。”

周礼没再管她,悠哉悠哉地吃着自己的,还有闲暇为郑老太太推荐。

“凉粉看起来不错。”

郑老太太真没吃过凉粉,她问:“这里的是甜的?”

“会浇红糖水,是甜的。”周礼介绍,“还会加坚果和水果。”

“那买一份试试。”

郑老太太问摊主讨了一只纸盒,用干净的勺子舀出两勺,剩下的她给林温,女孩更爱吃甜食。

周礼又给老太太推荐:“旋风土豆闻着挺香。”

郑老太太更没吃过,二话不说就要了一串,撕下一小截后本来想把剩下的给周礼,结果周礼不知何时跑到了另一个摊位,郑老太太顺手就把土豆给了林温,慈眉善目道:“你趁热吃,这个很香。”

林温:“……”

周礼远远招手,再次推荐:“这里有番茄蜜饯。”

郑老太太大手一挥:“买!”

番茄蜜饯又入手了。

林温捧着新得的一堆东西,等着周礼走近。

周礼再次问她:“用不用帮忙?”

林温深呼吸,二话不说把东西塞向他。

周礼没伸手,林温也不能撒手。

夜市人挤人,他们两个挡住了别人的道,周礼微搭住林温肩膀让她靠边,林温眼疾手快,想先把旋风土豆的签子插进她肩膀和周礼的掌心之间。

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这已经不是她脚伤的那几天。

林温马上收回动作。

周礼垂眸看了她一眼,顺势从她手里抽走签子,替她把旋风土豆吃了。

林温没说话。

两人继续护在两位老人身后,一时半刻找不到垃圾桶,周礼把签子给林温,交换走她手上的凉粉,几口干完,又用凉粉纸盒交换走她手上的番茄蜜饯。

小番茄切一刀,里面夹着乌梅,酸酸甜甜开胃爽口。

周礼对林温说:“这不错,来一颗?”

林温手捧垃圾说:“不要。”

周礼嘴角微勾,落后一步,看着她的后脑勺,他又拣起一颗番茄蜜饯吃了。

边吃边回头,笑容敛下,他沉下目光,在人群中搜寻。

【第二更】

番茄蜜饯没吃完,被周礼带回酒店,留给林温当零嘴。

林温在第二天早上尝了一颗,味道确实不错。

今天的游玩路线并不紧密,反正还有两天两夜,林温把项目分散较开,让两位老人不会感到太累。

上午一行人坐缆车上山,山上寺庙极其有名,两位老人捐了不少香油钱。

下山后顺便游湖,午饭在湖边一家私人厨房吃,厨师手艺独到,来这用餐的有许多名人,预约排期已经到半年后。

林温没本事预约,这事是周礼办的。

郑老先生他们吃得很尽兴,饭后回酒店小睡片刻,到了下午,一行人又前往荷川大学。

荷川大学的前身不叫这个名,郑老先生一提起,回忆就拉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