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20章 第 20 章(1 / 2)

林温没告诉袁雪这几天具体发生的事,她下意识地想避开某些内容。

“我前几天碰到了周礼,你告诉他我脚受伤了?”

袁雪语音回复:“是啊,就那天我和老汪在机场正好碰到了他,我不是跟你打电话嘛,电话没打完他人就走了。本来我还想着你要是实在没办法,就让他去助人为乐一下,他倒溜得快。”

林温抱腿坐床上,双手捏着手机,听完这段,她有一会儿没动。

那头袁雪大概嫌微信聊天太慢,直接电话过来。林温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

“你脚好些没?这几天我忙昏头了,家里一堆破事,都忘了你这边。”袁雪道。

林温说:“好多了,你家怎么了?”

“乱七八糟的小事,懒得说它。”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老汪要上班,他明天下午就回了。我在家里再呆几天,陪陪我爸妈。”袁雪问道,“对了,你问周礼干嘛?”

林温抠着睡裤的裤脚,垂眸说:“也没什么,我脚不方便,他帮了我一把,想问问你我要不要给他送点什么当谢礼。”

袁雪无语:“你这就太夸张了,又不是不熟的朋友,大家都这么熟了,他帮你一把不是应该的吗。”

“……你不是总把他说的很冷血无情似的。”

“那……也没有吧。”袁雪讪讪,想了想说,“他对朋友还是挺够意思的,真有什么事情喊他一声,他都会搭把手,谁要是帮过他,他以后也会狠狠地帮回来。”

具体例子袁雪一时懒得说,她每次聊起周礼还是更喜欢吐槽。

袁雪道:“大事上他是没的说,但你要是让他给你递张纸巾啊,帮你泡面加点水啊,呵呵,下辈子都不一定等得到。”

林温捏紧手机。

周礼没给她递过纸巾,这几天他们一起吃饭,周礼最多把桌上的纸巾盒推到她跟前。

周礼也没给她加过水,但会在饭桌上帮她小碗里添汤,等她喝完,又会再添。

从索道回来后她曾经动摇。

林温不想把友谊误会成其他,她朋友向来少,所以她会尽量珍惜每一段她认为值得的友谊。

但今天她不得不再一次多想。

她刚开始其实没意识到,等那部电影播了二十几分钟,她突然后知后觉,电影的进度条,一开始是在尾巴那的。

一部已经看过的电影,整整两个半小时,周礼不声不响坐在沙发上陪她又看了一遍。

林温挂断电话,双手抱膝,说不清自己此时此刻的感受。

她人有点懵,思绪还是混乱,耳根也不知不觉烧了起来,越烧越烫。

长发垂落到手背上,发尾轻挠了她一下,林温看向自己的手,目光偏移到中指,之前那里有枚戒指。

她又看了眼自己的脚,思绪飘远,耳根逐渐冷却。

林温把手机放回床头柜,关灯躺下,盖好被子,静了一会儿,她闭上双眼,调匀呼吸。

睡了不知多久,林温忽然被一阵刺耳的声响吵醒,朦朦胧胧地听了几秒,她才清醒过来。

这是火警警报。

拐杖和轮椅都在边上,林温披了件小外套,一把抓过拐杖,拿起手机往客房外走。

走廊上已经乱成粥,她跟着人群去往楼梯,有人见她行动不方便,好心的过来搀扶她。

晚上十一点多,周礼还没睡。

他这几天难得没任何应酬交际,白天晚上都在家。今晚无所事事,他翻出一本书看。

看累了,他扶起眼镜,捏了捏眉心。侧身去拿一旁的水杯,手机上正好推送来一条即时消息。

自媒体新闻竞争激烈,每条新鲜事的推送都争分夺秒。

这条新闻推送于六分钟前,写的是某某路某某酒店失火,消防车已经出动,人员伤亡情况有待进一步了解。

酒店离周礼家直线距离较近,但想从这里看到酒店,却是不可能。

周礼站在窗边,直接给林温拨去电话,响半天没人接听,他手机继续拨号,匆匆换鞋出门。

另一头,一群客人正在质问酒店工作人员。林温旁听许久,才弄清大概原委。

又是那几位新来的旅客,早前争执没解决,今天在客房吃外卖火锅的时候和工作人员矛盾激化,吵架时动起手,不小心撞翻了火锅,连带边上的高度酒也一起倒了,火苗瞬间上升,烟雾警报器自动响起。

幸好火势控制及时,消防赶到时火已经被扑灭了。

林温拄着拐杖,在人群中看起来是最狼狈的一个。一位不知道是记者还是拍客的人瞄准她,举着相机对她录像,噼里啪啦连续发出数个问题。

林温皱眉想躲,对方的相机反而逼得更近。这时旁边突然伸来一只手搂住了她,另一只手直接拍开了那部相机。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对方怒道。

“你这么喜欢拍,我让你也入个镜?”周礼冷嘲。

周礼穿着家居装,鼻梁上还架着副银边眼镜,看样子是匆匆赶来,衣服没来得及换,连眼镜也不记得摘。

周礼冷嘲完就没再理对方,他侧过头,手从林温发顶抚到发尾,然后又返回,手掌按在林温头侧,将她脸拉得更近。

这动作带着明显的亲近,安抚多于关心。

“没事?”他问。

林温心跳快了一拍,僵着脖子摇了下头:“没事。”

对面的人不罢休,骂骂咧咧:“我靠,我拍个视频怎么了,你有本事……”

“诶诶,原来是小周啊。”有个人过来制止,转头对拍摄者说,“这是我一个晚辈,都是自己人,你去那边拍吧。”

拍摄者气焰瞬间消失:“哦,那是误会了,对不住对不住。”

来人看起来四十七八岁,方形脸,皮肤微黑,身量颇高,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脖子戴玉,腕上戴名表和手串。

“怎么这么巧在这儿碰上你,咱们都多久没见了?”吴永江笑着说。

周礼挑了下眉,也含笑:“是挺意外,你大晚上还出来跑新闻?”

吴永江指指后头的拍摄者:“跑什么新闻,跟小朋友出来吃宵夜,正巧撞着这里起火,这不,顺便就过来看看了。”说着,他看向被周礼搂着的人,又道,“刚才吓着了你朋友,小姑娘,不好意思啊。”

林温正要摇头说没事,周礼手按在她脑袋上,又抚了两下。

“多大点事,现在工作也难。”周礼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