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18章 第 18 章(1 / 2)

周礼的手碰来时,林温下意识有点僵,腰部是敏感地带,这和把她背来背去有些不同。

但周礼很快放开她,又立刻退后一步,行为既绅士又守礼,于是林温没多别扭,适应良好。

时间紧张,林温脚刚落地,紧接着道:“我刚才整理出来了一些东西,不能放家里让他们看见,你帮我收走吧。”

这种“危机情况”周礼是第一次碰到,他除了诧异还觉得好笑,看林温一副正经严肃如临大敌的样子,他反而有种说不上来的身心上的放松。

“行,拿过来吧。”他连问都不多问。

林温单脚跳:“我藏卧室里了。”

周礼连忙将人拽住,手刚要扶住她腰,在触碰到的前一刻,他及时改扶她手臂,就像之前那样把她架到了卧室。

进入卧室,林温打开衣柜,又挪开一堆用来遮挡的衣物,从里面挖出两袋东西。

“就这些。”以防万一父母比周礼先到,林温提心吊胆地把这些都先塞衣柜了。

林温一开始其实没想到找周礼。

她收拾东西的时候第一个念头是要把这些都扔了,等全部装袋后她才想起自己的现状——

她根本没办法在短时间内顺利来回六楼。

她脑筋急转。

家里肯定不能藏,露台也一目了然,隔壁没住户,或者可以挂隔壁门上假装是他们的,但她父母肯定会问一声隔壁住了谁,什么时候搬来的,这太容易被戳穿,因为她父母跟小区里的不少老人们相识。

眼看时间逼近,林温心念电转,忽然就想到了她家这几天的“常客”。

幸好周礼就在附近,也有时间赶过来。

林温把东西塞出去,立刻赶人:“快走,我爸妈马上就到了。”

“好好好。”周礼勾着笑配合,走到门口时又被林温叫住。

“等等,还有拐杖。”

“拐杖也带走?”

林温“嗯嗯”点头。

周礼皱眉:“你要瞒着你爸妈?”

周礼太聪明,一下就洞察了她的小九九。林温没时间多说,点着头又催他快带着东西撤。

周礼肃着脸下楼,上车后他没开走,坐车里抱了会儿胳膊,他看向一旁的塑料袋。

超市袋子透明,东西掩不住,没什么隐私在这里头。

周礼把塑料袋解开,先看见几包醒目的冷冻半成品,又看见好几瓶江小白和其他牌子的小瓶装酒。

涉猎还挺广泛……

其中一瓶江小白已经开封,容量剩一半,周礼拿出来晃两晃,猜这应该是被林温摆在电视柜上的那瓶,他给的。

另一只塑料袋里是专治脚伤的药,周礼看到这,眉头皱得更紧。

显然这些全是林温的“违|禁|品”,连拐杖和药都被她禁,看来她这只瘸腿兔子待会儿是准备身残志坚去演戏。

没几分钟,周礼看到一对老夫妇从出租车上下来,走进五栋单元楼。他手上转了几下手机,然后点开屏幕。

林温父母年纪大,走两三层楼没什么问题,走六层楼还是很费力,所以林温提前收到了她父母上楼的消息,开着门等了一会儿才将人等到。

消息是周礼发来的手机短信,言简意赅:“有两位老人上楼了,不知道是不是你父母,你提前做好准备。”

林温看完,刚朝门口蹦出几步,又来短信。

“你爸妈准备待几天?你这脚能装几分钟?”

“……”

周礼用词精准,直击要害掐人命脉,林温感受到了打击,也清楚她要一直逞强的话是逞不下去的。

“想个借口让你爸妈回去,或者你自己躲出来,你可以跟他们说你临时要出差,想好了说一声,我上楼接你。”

这是周礼给她发的最后一条短信。

林温父母这趟就拎了一只小行李包,一前一后扶着楼梯扶手走到五楼半时,抬头就看见了林温守在门口。

父母露出笑:“温温!”

林温没上前迎,站在门口开心叫人:“爸妈!”

等父母几步走到门口,林温才去接他们的行李,扶着他们坐下换鞋,再和他们一道往里。

她双脚正常行走,强颜欢笑,痛感直冲天灵盖。

父母先去洗手间,林温坐在沙发上,痛苦地皱起脸。缓了一会儿,她才开口问:“你们怎么突然过来了?”

林母先洗完手出来,说:“我们也是昨晚才想着过来的,给你个惊喜不好啊?”

茶几上已经摆好茶饮和水果,林温让母亲吃一点东西。

“好啊,但是你们提前说的话,我可以去高铁站接你们。”

“你又没车,要你接做什么,还多浪费一趟打车钱。”林母道。

“你们是打车过来的吧?”

“是啊,直接在高铁站里打得车。”

林温放下心。

她家条件普通,普通家庭在吃喝上会舍得花钱,但在打车这类事上却始终觉得是浪费钱。

“你们要过来也不用赶这么早的车,”林温给母亲倒杯茶,说,“我看你气色不太好,是不是起太早了?”

林母还没开口,那头林父正好走出卫生间,说道:“你妈她哪里是起太早,她这几天根本就没怎么睡。”

“你瞎说什么。”林母瞪丈夫。

林父对林温道:“你也劝劝你妈,让你妈睡个安稳觉。”

林温心里隐约有答案,但她还是问母亲:“怎么了妈,为什么睡不着?”

林母又没好气地瞪一眼丈夫,才握住林温的手,疼爱地说:“你不是说你分手了,我就是担心你,你说你要是一个人偷偷哭怎么办,不好好吃饭睡觉怎么行。多少人失恋走不出阴影,一会儿抑郁了一会儿自杀了,哎哟——我这一想到,心里就噗噗乱跳,怕你有个万一。”

林温弯起唇,温温柔柔说:“那你看我现在像不像没吃好睡好?”

林母捏捏林温的脸,笑着说:“隔着手机到底看不真,还是要亲自来看看你我才放心。看来你这几天过得不错,还是白白嫩嫩的,脸还红扑扑的。”

脸红其实是因为忍着疼……

林温哄了一会儿父母,很快把二老都哄高兴了。

林父坐下喝茶看电视,林母依照旧例,一会儿在客厅摸摸,一会儿去卧室瞅瞅,拉着林温过去说:“你衣柜有点乱,是不是工作太忙没时间收拾?”

——其实是刚才藏完东西没来得及善后。

又扯过床上的被子指给她看:“别偷懒用这种小玩意儿,还是要用线缝起来最好,被芯不会瞎跑,比这种防滑扣牢多了。而且这种防滑扣带这么长的针,万一哪天掉了,扎到你身上怎么办?”

——其实是前几天刚洗过被套,她脚受伤突然,不想带伤缝被子,所以临时启用了防滑扣。

林母又要拉她去阁楼,林温深呼吸,顽强地跟了上去,下楼时后背已经渗汗。

林母的最后一站是厨房。

“我看你冰箱里新鲜菜都没了呀,怎么只剩些水果了?是菜刚好吃完了,还是你这几天一直吃外面的东西?”

一个谎话得用千万个谎话来圆。

林温从收到周礼的短信后就一直在踟蹰,她舍不得父母,又万分自责让父母这把年纪了还要赶来赶去。

但总比让父母心疼她好。

此刻她天灵盖都在呐喊撑不住了。

“其实我待会儿要出差了,所以就没买新鲜菜。”林温撒谎。

林母一愣:“出差?你之前没说呀,怎么这么突然?”

“我有跟你说过啊,我们假期后几天要做项目,要去外面出趟差。”林温道。

林母失落:“噢,早知道我就提前跟你说一声了,那这趟不是白来了。”

林温忍着不舍,问母亲:“是我没说清楚。那你们是在这里玩几天,还是一会儿就回去了?”

林母很快又打起精神:“来都来了,我还要跟你爸在这儿跟几个老朋友聚聚。你就出你的差吧,不用管我们。”

“……”

没办法,林温回房收拾“出差”的行李,算着时间给周礼回了一条短信。

没多久,有人轻叩大门。

“谁呀?”林母离大门近,走过去把门打开,看见门外站着的高个帅小伙,她愣了一下。

“阿姨您好,我是林温的朋友,过来接她一块儿去机场。”周礼温和地说。

“噢噢。”周礼的个子快接近门高了,林母仰着头,上下打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