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16章 第 16 章(1 / 2)

那瓶酒林温并没有喝完。

林温盖上瓶盖,一路捏着酒瓶,到家后她把多肉小篮子和酒都放茶几上。

洗漱完时间还早,她坐到客厅看电视,注意力时不时被摆在电视柜上的“花瓶”吸引去。

过了会儿她低头拿水杯,又会在看见茶几上的那两样东西后呆半晌。

“花瓶”里的花生命力尚存,花瓣还没蔫;新收获的多肉形状不一,每一粒都很可爱。

剩下那半瓶酒,林温想,这是第一次有人买酒给她。

林温松开遥控器,眉头轻轻蹙起。

她咬了下嘴唇,手指缓缓卷着发尾。任再斌送的那枚戒指她已经摘了,头发再也不会被卡住。

发尾还有些湿漉漉的,一丝丝凉意渗透进指尖,慢慢的,也平复了她左手的温度。

终于,林温鼓起脸,然后缓缓泄出一口气。

等头发干了,她回房睡觉,躺半天却一直在翻来覆去。

林温睁开眼睛,月光铺满卧室。

她摸到手机看一眼时间,又干躺了一会儿,实在憋不住,还是起床换了身衣服。

夜深人静,林温在小区周边晃荡。

她从寂静走到喧嚣,又从喧嚣走回寂静,手上多了一个便利店袋子,里面装着几支雪糕。

边走边吃,快吃完一支时,刚好走到河边,她贴着栏杆往下瞧。

夜钓的人已经到了,正在摆弄鱼竿,没一会儿,鱼线高高甩出去,鱼漂浮在河面。

大约位置不合适,这人又扬起鱼竿,重新抛一次。

林温就看着亮闪闪的鱼漂在夜色中飞来飞去,像颗人间的星星,挑选许久,它终于落到了最合适的方位。

“好好找准下一个。”

林温想起这句话,咬住雪糕棒,终于下定决心。

次日中午,林温给袁雪发了一条微信,让她把之前介绍过的那几位单身男士的信息再介绍一遍。

袁雪没立刻回复,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林温才收到信,袁雪说她刚才去了一趟省妇保。

林温问:“什么情况?”

袁雪回:“什么情况都没有,放心哈。”

林温知道又是袁雪在一惊一乍了。

袁雪对于林温终于认真起来的态度感到十分兴奋,她连发数条信息,到晚上又发来一条。

袁雪的提议是:“你先看看觉得哪个更合适,微信我就先不让你们互加了,陌生人网聊也聊不出什么花来,你就不是个会网恋的性格。所以我打算到时候先直接让你和对方见一面,有眼缘了你们可以自己交换一下联系方式,没看对眼的话就当出门吃顿饭,也省得见面后互删微信挺尴尬。”

这正合林温的心意。

恰巧五一小长假快到了,五一假期大家基本都能抽出时间,袁雪届时要带汪臣潇回趟她老家,她到时候可以远程操控相亲事宜。

期间袁雪断断续续又推过来几个人,林温就利用这几天研究男方信息。

林温父母在某天晚上问林温五一假期是否回来,顺便暗示让林温把男友也带来。

林温原本是计划回家的,但公司在五一长假后面几天还有项目,假期缩短一半,不如等下次调休时再回去。

林温说完这个,捏着被子又向母亲坦白了她跟任再斌分手的事,母亲又惊讶又担忧,反复叮嘱她好好吃饭睡觉,情绪别受影响,健康永远第一。

林温全都乖乖点头。

五一小长假的前一天,林温公司的两部电梯都坏了。公司在十七楼,林温爬完楼抽了一个文件夹给自己扇风,彭美玉像只落汤鸡,一边擦汗一边哭唧唧:“爬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想干脆变成咸鱼游回家算了。”

林温被她逗笑,顺手也给她扇了扇风。

电梯今天内没法修好,上下楼只能靠腿,林温中午自己带饭,省去一趟体力消耗。到了下午她没躲过跑腿,但幸好只需要爬一层楼梯。

临近下班时间,同事们已经开始收拾东西,林温拿着文件资料来回上下楼,跑最后一趟时有人横冲直撞瞬间无影无踪,林温被波及,脚步踉跄一脚踩空。

她乱慌慌抓住扶手,左脚传来一阵钻心疼。

林温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彭美玉已经下班离开,同事也只剩两三个。

林温坐回工位揉了揉脚,疼痛有点难忍。

她拎起包和剩下两个同事一道离开,走楼梯的时候她两边被人搀着,只有一只脚能着力,她几乎是被架了一路。

同事提醒道:“你这脚不行啊,还是去医院看一下比较好。”

林温从没伤过脚,感觉自己这疼比较严重,她打车到医院,挂了一个急诊。

拍片检查后医生说:“没有骨折,是软组织损伤,我给你开点药,你这一个礼拜不能用脚。”

“一个礼拜就能好吗?”林温问。

“这个不一定,一般情况下一到两周能够下地,主要看你怎么养了。”医生再三叮嘱,“你接下来几天尽量卧床,这个脚绝对不能下地,知道吗?”

林温买了一根拐杖,硬着头皮走出医院打车,在车上她才看到袁雪之前给她发了一条微信,问她有没有下班。

林温回复了一条,不一会儿手机铃声响起,袁雪打来电话。

“我是想问你哪天有空,时间可以定一定了,我这边好帮你联系人。”袁雪道。

林温先问她:“你现在在哪?”

“嗯?我在机场啊,还有半个小时就要跟老汪上飞机了。”袁雪问,“怎么了?”

林温蔫头耷脑:“我脚受伤了。”

“脚伤了?严不严重?”说着,袁雪跟汪臣潇来了一句,“你们声音轻点,林温脚受伤了,你让我先问完。”

林温把医嘱转述一遍。

袁雪吃惊:“那这听起来挺严重啊,不能下地怎么办,你现在还在医院?”

“在车上了。”

“你说你……哎,偏偏我现在要回家。要不你把你爸妈叫过来吧,让他们照顾你几天。”

“那倒不用。”林温根本不打算让她父母知道,养伤的问题先靠后,她现在更忧心的是怎么回家。

她住在六楼,没有电梯,拄拐走上去也困难。

袁雪也想到这一点,她提议:“我找个人背你上去?”

这暂时没必要,林温想可以先自己尝一下,实在走不动就到时再说。

林温下车后仰头数楼层,六楼在今天显得格外“高不可攀”。

她咬住嘴唇,拄着拐杖慢吞吞往前。

左脚不能着地,她用拐又不熟练,走到二楼时她松开拐杖,难受得活动了一下手臂和胳肢窝。

楼下传来脚步声,林温重新拿起拐杖,一偏身,她就看见了正往上来的周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