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15章 第 15 章(1 / 2)

四月下旬的太阳像是憋坏了一冬,积聚起的烈火在这一天说燃烧就燃烧。

林温正对太阳,皮肤被烘得滚烫,眼睛都睁不开。后脖子似乎滑落一滴汗,她感觉自己需要翻个面才能继续坚持。

现场一百张椅子全都坐满,领导还没来,主持人在搭建起的高台上翻阅演讲稿,草坪左侧有工作人员在派发矿泉水。

一箱一箱的农夫山泉不好扛着挨个发,工作人员把箱子放在第一排第一个位置边上,弯腰拣出两瓶矿泉水,让嘉宾击鼓传花一样传送过去。

一排十张座位,从左往右传,林温在第十排第五位,她眼巴巴看着工作人员走到第二排、第三排……

终于轮到第十排,林温等左边的嘉宾传给她后,她再传右边。

速度很快,传完五瓶她就能拿到水,接过第五瓶矿泉水,林温递往右,视线却还盯着左,期待着自己那瓶。

座位间距比较足,她之前递过去的时候手臂几乎伸直,这回手臂才刚往右边弯,矿泉水就被一道力给握住了。

林温接住自己那瓶水,顺势转头看去,一道高大人影立在她身旁。

林温意外:“周礼?”

周礼手臂上挂着西装,另一只手拿着刚刚截胡到的农夫山泉,目光落在林温胸口的工作牌上,原本想问的话换了另一种问法。

他打趣道:“你这是在‘以权谋私’?”

林温听到,有气无力地干笑了一下。

这次市里组织的“高层次青年人才交流大会”由她们公司承办。

林温昨天在公司忙得晕头转向。

她刚来上班就被同事拉进嘉宾微信群,发布完活动流程后再逐一跟嘉宾们确认,比如哪些人自驾去,哪些人集合去等等。

另外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工作,一直加班到晚上九点半她才被放回家。

今天早晨她六点不到起床,七点赶到市政府。

所谓的“高层次青年人才”其实是指体制内人员,这次的交流大会就是政府想给体制内单身人士脱单。

集合地点定在市政府西门的停车场。

早晨并不热,林温穿一身白衬衣黑长裤,这套着装款式文艺,也带点职业风,动作起来还方便,滑溜溜的布料贴身,风吹来体感凉爽。

两部双层大巴候在停车位,林温站在车边,给群里发了一条定位。没多久陆续来人,林温询问姓名,然后在名单上打钩。

通知集合的时间是七点四十五,林温等到时间点再对照名单,还有几人没到,她电话逐一打过去,一位说是临时准备自驾,一位说他迟到一会儿,还有一位迟迟没接电话。

七点五十分迟到的那位终于赶来,没接电话的那位还是联系不到。

林温登上大巴通知司机师傅出发,一路继续联系那人。

半个多小时后,两部大巴抵达焕乐谷,嘉宾排队,在入口双人桌那进行登记,再领一张号码牌贴在衣服上,男生的是蓝色,女生的是粉色。

男女嘉宾各五十人,号码牌随机派送,领到同一号的人就临时组成一对,到时许多游戏环节由他们搭配完成。

队伍渐渐缩短,林温一直拨打的那个电话终于接通,女生直接说她有事不来了。

林温把情况汇报给组长,组长皱眉:“少了个人不行啊。”

总不能撇下男生一个,这太难看,也影响这次活动的完整性。

组长想出一个主意:“这样,找人顶替一下吧。”

林温问:“找谁?”

组长环顾一圈:“咱们公司这么多女孩儿呢。”

草坪的遮阳棚下摆着几张桌椅,矿泉水箱子堆积在旁,林温和几个同事在遮阳棚底下呆着。

组长目光梭巡到彭美玉身上,彭美玉抱着早餐瘫坐椅子,见状她微微偏身,尽量躲避组长的视线。

彭美玉小声跟林温说:“组长不会这么不靠谱吧,那个男的跟她有仇?所以她想派我上?”

“……哪有你这么说自己的?”

“我是有自知之明。”彭美玉嘟囔。

另一边的实习女生义不容辞站出来:“要不我去吧!”

组长摆摆手,突然点名:“林温,你过去替一下。”

林温直接呆怔:“我?”

彭美玉也愣了下,说:“别吧组长,要是让林温家里那位知道,那不是引起他们矛盾吗?”

组长道:“她不去的话,那你替她。”

彭美玉咬住早餐不说话了。

组长把林温叫到一边,跟她说:“这机会挺好,你跟人家多接触接触,失恋没什么要紧的,要早点走出来知道吗?”

这下林温总算明白过来。

几个月前林温曾转发肖邦新店开张的那条朋友圈。

组长今年不过三十岁,对新事物很感兴趣,看到朋友圈后她找机会和闺蜜去尝试了一次,立刻就喜欢上,之后有时间她就去一趟,也跟店里员工熟悉起来。

前两天组长又去了一回,跟员工小丁聊到他们老板,然后就说起了老板这次和朋友们去度假,林温同行。

小丁平日呆店里时间长,存在感弱偷听得多,也知道了林温失恋,那天嘴快,他一时就把这事说漏了。

组长记在心里,今天正巧有这种“好机会”,自然想帮把手。

于是不一会儿,林温左臂上贴了一张粉色的“48”号,走出遮阳棚坐到了烈日底下。

一坐就坐到现在,原本觉得凉快的衣服如今仿佛半点不透气。

此刻林温握住矿泉水,手心总算感到一丝凉意。

她跟周礼解释得较为简单:“有一个女生有事没来,我们这次活动都是配好对的,我只能临时替一下。”

周礼瞟一眼远处的遮阳棚,说:“那么多人怎么就让你替?”顿了顿,又含笑加一句,“这算是加班?”

林温没在意他前面那句问,也笑笑说:“没加班费的。”然后问他,“你怎么也在这里?”

周礼示意了一下入口方向,林温望过去,见到有人拎着摄像机。

“我来这儿做个采访。”周礼说。

林温点点头。

周礼问:“你这活动几点结束?”

林温回答:“顺利的话下午两点半。”

“饭在这儿吃?”

“嗯,在那边的自助餐厅吃。”林温说到这,视线忽然移向周礼身后。

周礼转头一看,他背后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男生。

男生戴着眼镜,五官端正斯斯文文,个子不是很高,大约一米七出头,年纪很轻,神情腼腆。

“这个水……能给我了吗?”

周礼扫了眼男生左臂上的蓝色“48”号,把手上的农夫山泉递还给对方。

男生还跟他道了声:“谢谢啊。”

草坪最前排的领导席位已经有人坐下,周礼转头跟林温道:“你这快开始了。”

林温望一眼前方,把滑下来的衬衣袖子又往上撸了撸,叹道:“总算要开始了。”

周礼看她动作“粗鲁”,显然是被晒狠了。他笑了笑,说道:“那你好好玩,我先过去。”

“嗯,你去忙吧。”

林温目送周礼一行人往园区里面走,不知道他们在哪个位置做采访。

不一会儿开场音乐响起,林温收回视线重新端坐好,认真目视前方,底下却做着小动作。

水没拿来喝,她把沁凉的矿泉水瓶在手臂上来回地滚。

活动开启,电子屏上先播放一段宜清市历年的建设成就,接着再播放人才引进政策,最后再导出此次活动的主旨——

没明着说相亲,活动意在让本市的青年人才们有个相互认识共同进步的机会。

几位领导轮番上去讲话,林温的矿泉水逐渐移动到了脖子,再然后是脸颊。

她左边贴一会儿,右边贴一会儿,直到矿泉水也有了热度,领导讲话才结束,众人站起来,活动正式开始。

同号的两人都是相邻而坐,和林温配对的“48”号眼镜男叫徐向书,自我介绍在某部门工作。

草坪场地要空出来做游戏,林温正和大家一起把凳子搬边上,闻言她脚步顿了顿。

徐向书以为林温搬不动一张塑料凳,殷勤地要帮她:“我来吧,你别搬了。”

“不用不用。”林温和善地笑了笑。

徐向书脸红,拎着凳子亦步亦趋地跟在林温身后。

集体互动的游戏太累人,一会儿拔河,一会儿看图猜词,一会儿又是十人十足,林温额角留汗,碎发沾着脸颊。

周礼的采访对象是覃氏集团老总覃胜天。

覃胜天后头跟着一群高管,高管们大热天依旧西装裹身,覃胜天头发花白,脸上已有老人斑,穿着身淡灰色长袖棉麻唐装,在队伍中看起来最清凉。

一行人浩浩荡荡从园区里面绕到大草坪,摄像跟拍,采访还在继续。

覃胜天看到草坪上的热闹场景,笑着说:“财富当然重要,我即使到了现在这年纪也仍然这么觉得,赚了大把钱还说钱不重要的人太过虚伪。但是有一点我也不得不承认,年纪越大,财富在我这里的地位也逐渐靠后,什么也比不上健康,我现在最羡慕的就是这些年轻人。”

草坪上的互动游戏正进行到十人十足,十人排成纵队,脚上绑着束带,队伍走动时看起来像蜈蚣。

林温站在第一个位置,她身后是徐向书,教练教他们行走方式,让大家双手扶着前面人的肩膀,喊着口号前行。

徐向书双手搭在林温肩膀,红潮从脖子蔓延到耳根。

他个子比林温高没多少,人又贴太近,呼吸喷到林温后脑,林温略有些不舒服。

她回头看了眼徐向书,没法说让人退后,因为绑在脚腕的束带间距就是这么近。

徐向书见她回头,问了声:“怎么了?”

林温摇摇头:“没什么。”

远处周礼一边不动声色地看着那两人说悄悄话,一边神态语气如常,继续专业地提出下一个问题。

过了会儿,队伍继续前行。

周礼走出一段距离后又回了下头,十人十足即将抵达终点,大约嘉宾们急于求成,脚步忽然错乱,队伍向前倾倒,徐向书前胸贴住了林温后背。

边上有人问:“看什么呢,有熟人?”

周礼收回目光,淡笑道:“没什么。”

覃茳尤落后两步,转头顺着周礼之前的视线望过去,没能从中瞧出什么。

终于熬到午饭时间,林温举着活动路线纸当扇子用。

这张纸上标注了几个地点,需要他们午饭后逐一打卡盖章,完成所有任务才行。

林温和徐向书一起坐摆渡车去自助餐厅吃饭,边吃边商量待会儿的路线。

徐向书也已经累得不行,看到下午还要走这么多路,他说:“我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很久没像今天这么活动过了。”

林温跟他闲聊:“平常双休日也不活动吗?”

“我平常休息的时候就看看书,看看电影,很少有什么户外运动,不过放长假的时候我会去外面旅游,玩过的地方也算多。”徐向书打听,“你呢,你平常旅游吗?”

“偶尔会。”

“你去过哪里?”

林温随意报出几个地名。

徐向书道:“我国内最远也就去过云南,好想找机会去西藏内蒙转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