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9章 第 9 章(1 / 2)

林温先进去,一进门就被堵了。

入户灯没打开,短短窄窄的过道上堆了一堆纸箱和麻袋,员工小丁在纸箱另一头撅着屁股整理货,听到声响他起来,劲太猛,他背后的纸箱又被他往大门口顶了顶。

林温小腿被磕,条件反射往后退,后背撞到一堵硬邦邦的肉墙,她抬了下头,对上周礼的目光。

眼睛是人脸上最明亮的部位,在黑暗中尤为明显,其余都可能看不清,眼却黑白分明,像个坐标,让人一下找准。

门口光线暗淡,周礼的身形隐在昏暗中,没了衣着打扮营造的气质,那双眼在这种光调的映衬之下,正面对人时或许显得内敛稳重,眼睑低敛时却含几分旋涡似的深邃难测。尤其他眼睛轮廓偏狭长,这种深邃更带点逼视人的味道。

林温跟他对了一眼后站稳了。

周礼搂着她肩膀,把人往边上稍挪,接着松开手,收回目光。

“怎么把东西堆门口?”他问小丁。

林温也重新望向前面那堆杂物。

“这些是刚到的货,里面也还在整理,一样一样来不然太乱了。”小丁道,“主要也是没客人,先暂时堆这儿不妨碍。”

“还不是撞到人了。”周礼说。

小丁憨憨地挠头,对林温道:“不好意思啊,撞疼了吗?”

“没事,就碰了一下。”林温问他,“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

周礼用脚把纸箱推到一边,清出一条缝隙,脱了西装递给林温:“用不着你,进去坐着,给我把西装拿进去。”

林温接过他西装,穿过缝隙来到客厅。

周礼的西装都很贵,林温怕弄皱,搁沙发上的时候特意铺平,还扯了一下衣角和袖口。

屋里乱七八糟,店里没客人,另外几名员工也在忙,有的理货,有的调整家具摆设的位置。林温放下包,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弄。

周礼嫌他们做事杂乱无章没半点规划,让他们先集中理货,理完再去摆弄家具。

他把两个纸箱搬进道具房后就撂开手,卷着衬衫袖子坐到沙发上,问小丁:“今天没一点生意?”

小丁道:“也不是,下午的时候还是开了一车的,今天晚上也有人预约了,八点半过来。”车是指“局”的意思,行业话术。

这几天袁雪总是吐槽肖邦抠门,林温不自觉的被袁雪带偏,刚才就在想这家店的日盈利。

听小丁一说,看来肖邦确实挺难。

小丁这时才想起来问他们:“诶瞧我这记性,你们要喝什么吗?”

“来杯苏打水。”周礼问林温,“一样?”

“嗯,一样。”林温手上拿着张宣传单,说完又低头继续看纸上的内容。

茶几上堆着厚厚一叠,大约能有十五厘米,周礼抽起一张传单看了看。

“老窝”两个字最突出,背景图黑红色打底,设计得花里胡哨。

他把纸扔回传单堆里。

林温把上面的字全看完,抬头看茶几,从传单堆里数出一小叠。

周礼见状问:“想拿去发?”

“嗯,我带去公司给同事。”林温说。

“你同事会玩这个?”

“不知道,我去问问,说不定有人感兴趣。”

周礼就坐那看着林温数出一叠,觉得不够,又去数一叠。

他嘴角扬了一下,往后靠了下来。

两个多月前这家店开张,肖邦号召各路友人广发朋友圈,念到林温这边他犯起愁。

“让林温也发一个?”肖邦自问自答,“不行。”

周礼当时正看刚摆上书架的剧本杀,闻言说:“怎么不行?”

“找她还得过二道手续啊,太麻烦。”

“你懒成这样?”

“你不懒,那你去说。”肖邦总是一副面瘫脸,这时脸上难得生出好奇表情,“你说我现在问林温加微信,林温是拒绝还是同意?”

书架上的剧本杀红红绿绿,周礼把同色系的放到一起,回他:“想知道就试试看。”

两三年前林温刚出现,那会大家不熟,肖邦和周礼两人从不是那种没事主动问陌生女性加微信的性格,林温自己也不提,所以他们一开始就没交换联系方式。

接触几次后渐渐熟悉,林温性格文静,行事大方,那时袁雪已经是无业人员,林温大三课业不算特别重,至少时间比上班族自由,所以两人经常相约逛街吃饭,转眼成为闺蜜。

有一次大家办聚餐,林温和任再斌迟迟不到,任再斌电话打不通,袁雪联系林温,才知道他们遇到堵车,任再斌手机没电关机了。

汪臣潇以防将来再出现这种情况,跟袁雪说:“你把林温微信号推一下,我们几个都加一下,方便联系。”

谁知袁雪一口回绝:“不行!”

肖邦听她语气,转头跟汪臣潇说:“她们是姐妹情断了。”

袁雪鄙夷:“要断也先断你们几个的兄弟情。”

“那你干嘛不让我们加她微信?”汪臣潇不解。

袁雪不答反问:“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林温吗?”

汪臣潇故意呆怔:“你不爱我了?”

袁雪笑:“滚!”

“好好好,你说吧,别让我们猜,这谁猜得到!”

周礼也被勾起好奇心,放下手机洗耳恭听。

“其实我上次去林温寝室玩的时候就跟她提过了,让她微信都加一下,但她说我们俩是朋友了,朋友间没必要加对方男友的微信。”袁雪当时就醍醐灌顶,她道,“我可是头一次碰到这么有分寸的人。”

这显然是在避嫌,大家一听就明白,汪臣潇故意挑拨离间:“她这是内涵你吧,你可是有任再斌微信的。”

“嘁,”袁雪不吃这套,“这是两码事,我跟任再斌是同学在先,你少给我在那挑拨,我可不介意删了任再斌。”

肖邦在旁边求知若渴:“那我们跟她互加没问题吧?”

“我不都说了不行了。”袁雪回肖邦一句,“她还说了,男友弟兄的微信也没必要加,毕竟你们平常又不往来,难道她跟你们约逛街?”

袁雪抱着胳膊道:“她挺拎得清,蛮好的,我喜欢。”

林温岂止是拎得清,她对待异性有种格外疏远的分寸感,尤其她和这异性的关系不是直接的,而是间接的。

那天最后,汪臣潇不怕死地又对袁雪说一句:“她果然是在内涵你。”

袁雪撸起袖子将他一顿狂揍,没人再提找林温加微信这事。

所以至今,他们这几个男的都没林温的联系方式,想找林温只能通过袁雪或者任再斌,而事实上,他们平时的确从不往来,没一次需要找林温的。

除了这回肖邦开店。

肖邦叹口气:“算了,我还是不为难她了。”这是回答周礼的那句“想知道就试试”。